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校园 >

成都媒体调查:“00后”小学生书包最重6.9公斤

除了课堂上布置的作业,每天还有“隐性”作业,一小学二年级学生“挑灯夜战”到晚上9点成常态;自从女儿上初中后,一家人就中断了旅游,周末都在补习班度过……不愁零花钱的“00后”同样过得“水深火热”(本报25日曾报道)。
“压迫”这些“00后”的,不仅是作业,还有更直接的——超重的书包。
根据成都青羊区教育局2007年出台“书包限重令”,小学、初中学生书包重量应在学生体重的10%以内。以一年级的学生为例,该年龄阶(7岁)的男生标准体重为20.2—26.5公斤,女生为19.1—26.0公斤,那么他们的书包应该在2.6公斤以下。然而,10月24日、25日,记者走访成都多所小学,一年级学生的书包,最轻的也有3.2公斤,最重的达到了6.9公斤。
调查
最重书包6.9公斤最轻的也“超重”
现在的小学生,背上的“担子”有多重?10月24日、25日,记者连续两天走访成都多所小学,对这些“00后”的书包进行称重。
24日下午3点半不到,锦江区某小学门外已站满了家长。下课铃声一响,学生们背着或者拉着书包走了出来,家长们立马上前,接过孩子的书包。“太重了。”一位一年级家长说道。弹簧秤显示,她手中的书包重4.2公斤。
“上了二年级,每天要带字典,书包更重。”旁边的肖女士说,今年9月,儿子升二年级后,书包换成了拉杆式的,“我给他买的是那种大字典,要更重一些,背起太恼火了。”称这个拉杆式书包时,弹簧秤“爆表”了——6.9公斤。
另一所小学所有学生除了一个书包,每人都还提着一个袋子,用来放饭盒、水壶。两个包加起来有多重?一年级张同学,3.5公斤;四年级王同学,4.5公斤;三年级汪同学,6.2公斤……最轻的,是一年级严同学的包,3.2公斤,但也超过她体重的10%。
两天时间里,记者在成都4所小学随机称量了28名同学的书包,平均重量为5.1公斤。
案例
每天背5.6公斤书包上学遇到足球课还要加两斤
每天上学,从家到学校一公里的距离,圆圆就像是在进行一次“负重训练”。8岁的圆圆正在读小学二年级,他的书包,和他的个头很不相称。“我们大人单手提着都觉得重,更别说小娃娃了。”爸爸杨先生说。
圆圆的书包究竟有多重?记者用弹簧秤称了一下:5.6公斤。圆圆体重30公斤,书包远远超过10%的参考指标。这样的重量,让杨先生也吃了一惊,“只是装了每天要用的东西。”他一边说着,一边查看圆圆书包里的物品。
当天上课的语文、数学、英语等5本教材;一本口算习题、数学练习本、一本课外书;跳绳、彩色笔、一叠彩纸、一本字典、一个笔袋,还有一个水壶、一盒国际象棋。“学校每周有一次兴趣班,他选的国际象棋,上课那一天,就要背着去。”这个国际象棋盒重约1公斤。
“这还不是最重的。”杨先生说,每周二、周五,圆圆还要训练足球,“除了书包外,还要提一个包,球鞋、衣服,加起来,又是一两斤。”
再次提了提圆圆的书包,杨先生有些无奈,“就一门数学,除了教材,还有口算书、习题书,怎么不重嘛。”虽然心疼,但他依旧坚持让孩子自己背书包,“想培养他独立,但还是担心背这么重的书包,对他身体不好。”
数据
“限重令”没有限制住书包逐年“长胖”
早在2007年,成都市青羊区就曾推出“书包限重令”,要求全区小学、初中学生书包重量要限制在学生体重的10%以内。然而,学生们的书包,并没有因此变轻,反而还“长胖”了。
2007年10月29日,就在“书包限重令”发出后不久,华西都市报记者曾来到成都金沙小学,随机抽取6名学生的书包进行称量,只有一个二年级学生的书包超重了,重量达3.8公斤。
2011年开学第一天,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青羊区一所小学,同样对6名学生的书包进行随机抽查。6名学生的书包平均重量为3.1公斤,最重的是一个五年级女生的书包,4.2公斤。
2014年10月28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又一次走进成都市多所小学,并抽取各个年级的学生书包进行称重。这一次,最重的是一个拉杆式书包,达到了7.8公斤,成人一手提起都有些困难。除了这个“重量级”的书包,其他的书包也不轻,此次称量的8个书包,平均重量达到5.4公斤。
从2011年的3.1公斤、2014年的5.4公斤,再到2016年的5.1公斤。这一组不完全统计的数据显示,小学生们身上的“担子”确实没有减轻。
观点
设书包柜、换轻便书包……真正减负重在“精简”
看着孩子“重如泰山”的书包,家长、老师们也感觉无能为力。
“现在的书都变成A4纸大小的,纸张也变好了,重量肯定增加了。另外,现在除了语数外等课程,还有选修课都有书。”成都一小学老师说,除了书包里的内容增重了,书包本身也比以前增重不少。一个拉杆式书包,重量在2公斤以上,一般的书包,也有近1公斤。
如何破解书包越来越重的难题?一些学校为学生们设立了书包柜,供他们存放物品。四川师范大学附属实验学校就是其中之一。“像是音乐、美术书,就可以放在学校,每天只带写作业要用的书,这样会轻松不少。”校长邱华说。
不过,要实现每人一个书包柜并不太现实。在2007年,青羊区某小学就为每个学生提供了一个带锁的柜子,然而,从几年前开始,这些柜子逐渐被取消了。“生源越来越多,教室空间实在不够。”该校校长说。
即使有了书包柜,不少学生的书包依旧不见减轻。“多带些回家安心些,万一需要用呢?”一位家长说,她尝试过给孩子换轻便的书包,并引导孩子根据课程表整理书包,“可效果并不明显。”
怎样才能真正减负呢?金沙小学副校长周刚认为,书包柜、换轻便书包等,都是形式上的,减轻的只是孩子背上背的重量,要真正减负,只有做到“提高”和“精简”——提高课堂上教学质量,精简课堂下布置的作业,“作业在精不在多,且要有针对性。”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