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历史 >

原人大副委员长:林立果偷录叶群与黄永胜通话

本文节选自:《庐山会议和林彪事件》,作者:吴德,原载于:《当代中国史研究》1995年底2期
 
9月13日,我们一天都没有睡觉。我、吴忠、杨俊生连夜听了录音、拼对已撕碎了的信。录音机放出来的声音都是吱吱哇哇的,怎么听也听不出个名堂来。我和杨俊生对信,对了很长时间才发现有个用红铅笔写的“林彪”两字的纸片,然后又对出来个“永胜”,这个“胜”字的“月”字边是第二天才从现场找回来的。周宇驰共撕碎了三张信纸。晚上,周总理打来电话询问收缴了些什么东西。
 
我报告周总理说,录音,我们听不懂;信,我们也没有对出来。我向周总理提出,我们不懂这方面的技术,工作很慢。
 
周总理指示:你告诉公安部,由他们派人解决。
 
公安部李震、于桑来了,经过公安部的技术处理,我们再听录音就很清楚了,信也经技术处理后很快就对出来了。李伟信交待:这个录音,是叶群与黄永胜通话时林立果偷录的。公安部的同志后来告诉我,林立果在录音时,对录音的速度进行了变换,录音是分别用几种速度录的。
 
信拼对出来了,一件是林彪的那个政变手令;一件是林彪写给黄永胜的信,要他有事和王飞接洽。林彪的这个手令和给黄水胜的信在周宇驰的手里,周宇驰是否见过黄永胜,黄永胜的态度是怎么样的,黄永胜后来矢口否认他知道这件事,拒不坦白。
 
另有一张纸也被对出来了,是林、叶、黄、吴、李、邱等人南下时乘坐飞机的安排表。后来知道,林彪曾有南下广州、另立中央、分裂党和国家的阴谋。他们得知了毛主席南巡讲话后,曾阴谋在杭州、上海及主席返京途中谋害主席,由于主席警觉,提前回到北京。他们惶恐惊惧,不敢南去广州而仓皇叛国北逃,这一阴谋遂告破灭。
 
这些证据在林彪专案中都会找到。
 
我们把所有的东西登记起来,开出了一张清单。我和吴忠、杨俊生、于桑等人在清单上签字后,就报送中央了。林彪事件发生后,中央成立了林彪专案组,组长是周总理,日常工作由纪登奎、汪东兴负责。中央指定我和吴忠参加了专案组的工作。9月14日,周总理打电话来,要求把整理出来的主要材料送给他。
 
过了一、两天,我和公安部商址,先把对出来的几件重要材料报送周总理。我记得一共报送了五件:第一件是林彪的手令;第二件是林彪写给黄永胜的信;第三件是“小舰队”的名单;第四件是南下飞机的号码、人员安排表;第五件是广州部队空军参谋长顾同舟写的一封信,信的内容是刘兴元传达毛主席南巡时和他们的谈话,顾同舟还在信上表忠心,说他在继续观察情况,后来知道这封信是顾同舟派他的老婆送给林立果的。
 
《“571工程”纪要》是在以后的几天才发现的,它不在直升机上。林立果他们走时很慌张,《纪要》被丢在空军学院的据点里了,是公务员在打扫房子时检起来的。林彪叛逃后,李德生动员空军学院人员揭发情况,这个公务员就把写有《“571工程”纪要》的本子上交了。《“571工程”纪要》刚交上来时,纪登奎和我都看了,纪登奎认为《纪要》的很多内容是骂毛主席的,不能印发。后来是毛主席指示印发政治局的,毛主席看了《纪要》后,他说:这一件最重要,必须下发。
 
我们把五件材料报送周总理后,政治局开了一次会议,黄永胜、吴法宪等人都参加了,也通知我列席了。我去时,就看见周总理拿着几份东西在看。然后,周总理拿出林彪给黄永胜的那封信让黄永胜看,黄永胜看完后很紧张,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没有说他是否看见过这封信。
 
 
周总理又拿出一个名单给吴法宪看。这时,吴法宪也紧张了,手直哆嗦,他看完后说这些人都是空军的。这张信纸的下角上写了一个江字,吴法宪说这个名单的字迹是江腾蛟写的,他认识。周总理拿着名单很仔细地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地间,问他们的职务、家庭住址等情况。当时,我想总理为什么要给他们看这些材料呢,我担心这样会出间题。事实上,周总理走着很稳妥的步骤和作着很及时的调查,把重要情况都立即掌握起来,他们逃不出周总理的掌心。
 
以后,这些“小舰队”的人都被抓起来了。大概有一个人没抓,他是人民日报社鲁瑛的弟弟,叫鲁瑕。林立果他们商量让他驾驶飞机去炸桥,然后轰炸毛主席的专列,鲁联接到“小舰队”的命令后,让他当医生的老婆用盐水把他的眼睛擦红肿了,进了医院,以此来应付林立果等人。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