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历史 >

唐山大地震时高层的反应 保卫人员围住毛泽东

3月6日,河北唐山先后发生3.1级、4.2级地震,北京有震感。中国地震局局长陈建民说,这两次地震均为唐山大地震系列衰减活动中的正常余震活动,未来唐山不会发生破坏性地震。
  这两次轻微地震又勾起不少人关于1976年唐山7.8级大地震的惨烈回忆。人们还好奇,大地震发生时,处在有强烈震感的中南海的中央高层是如何反应的?
  保卫毛主席
  住在“游泳池”书房的毛泽东,病情已经特别严重,许多时间处在昏迷半昏迷状态。华国锋、张春桥和王洪文、汪东兴分两班值班守护。
  地震这天,值班的是王洪文和汪东兴。张玉凤也参加了值班。
  地震使住处大厅门窗上的玻璃“哗啦啦”地响个不停。地下也有拖拉机发动般“轰轰”的响声。毛泽东的病榻摇晃不止……在场的人都“忽地”围到毛泽东的身边。工作人员周福明抱着毛泽东头部。弯下身挡住,防止掉下东西砸着他。
  他们还用一个大被单。几个人拉住四角、罩在毛泽东床铺的上面,防止掉东西下来砸着毛泽东。
  一个工作人员回忆:“他(毛主席)的神志还很清楚。也知道发生了地震,但是他说不出话,只用手摆摆,大概想说不用惊慌。”
  天亮后,医务人员、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和服务科的同志,在华国锋、汪东兴的指挥下,将毛主席从中南海游泳池迁往两年前建成的“202”住所。“202”住所是1974年专门为毛泽东修建的房子。是中南海重大战备工程的“重中之重”,建成验收时,还进行了防原子、防化学、防辐射等检测。这天傍晚下了大雨,又有较强的余震,但在“202”似乎没有什么感觉。
  毛泽东清醒时十分关心震情。据他身边的医疗组成员、神经学专家王新德回忆:“当秘书报告地震造成极其惨重的损失后。主席哭了—我第一次亲见主席号啕大哭。”
 
邓小平一家自救
  7月27日夜晚,邓小平女儿邓榕过了午夜才躺下睡觉。她刚刚睡着,突然,一阵巨大的轰鸣声把她从梦中惊醒,她听到了地震声。
  邓榕从床上坐起来,定了一下神,立刻想到是地震!她立刻跑到走廊里大叫:“地震啦!地震啦!”这时,她身后轰隆一声巨响:走廊的屋顶垮下了一大片。
  邓榕想到了奶奶,赶紧跑到她的屋里。她看见整个房屋、整个大地都在摇晃着,奶奶扶着桌子,站都站不稳。根本不能走动。她赶紧把奶奶扶着走到室外。这时。邓林、邓楠也都跑了出来。她们相对一看。一齐大叫起来:“爸爸、妈妈!”平时为了安全,邓小平夫妇在睡觉时,门是紧锁着的。
  她们找了一根棍子七手八脚硬是把门给撬开了。邓榕等人进去一看,由于吃了安眠药,父母亲还熟睡未醒呢。她们赶快把父母叫醒,扶着他们,跌跌撞撞地跑出屋外。这时,天在摇,地在动,从深深的地底下发出沉闷而又巨大的轰鸣,让人感到格外恐怖。她们扶着三位老人。刚刚在院子里站稳,邓林突然大叫:“还有孩子们呢!”她们返身冲进晃动着的房子里,抱起还在熟睡的孩子,跑了出来。这下子,全家老少三代十来口人,全都在院子里了。
  由于余震不断,一个来月,北京的老百姓大都在防震棚里睡觉,露天而居。邓小平一家白天就呆在走廊里,晚间进客厅,睡在自搭的木制防震棚下:竖着摆了三排三屉桌,用三排桌子当间隔,上面搭上木床板。在床板下的木地板上铺上褥子,再在褥子上面放上被子和枕头。
 
人民大会堂集体办公
  唐山大地震发生那几天,国家地震局陷于一片慌乱,谁也说不清楚震中在什么地方。电话不停地响,从中央到各省市,还有各个部门,纷纷打来电话,询问情况:震中在哪儿?震情如何?还会不会再次发生大地震?……
  当天上午8时多一点,已知震中位置但还不了解灾情的华国锋等中央领导人,听取了从唐山赶来的李玉林等人的汇报:“唐山全平了!赶快救救唐山!”
  从29日开始,北京开始接收唐山地震造成的伤员,许多大客车和卡车载着受伤的人驶进北京,军用直升机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同时,成队的军用卡车载着军人以及食物、药品、衣服、帐篷和毯子等救援物资,向唐山及其他受灾地区驶去。
  当时,为了便于负责处理当时发生的一些问题,中央军委、国务院、国家地震局的一些同志,以及北京市革委会的领导人迁到了人民大会堂集体办公,华国锋、陈锡联、纪登奎、吴德经常在那里碰头。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