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科技 >

三清华博士攻克癌症难题,8个月公司估值上亿

1986年出生的何霆,本科读的是生物科学,随后在清华大学直读博士。
2015年初,本来计划出国留学的何霆与另外两个同学,做了一个人生中的重要决定:留在国内创业。毕业前两个月,他们成立了一家叫做“艺妙神州”的公司。到2015年6月毕业时,艺妙神州已经拿到了500万人民币的天使投资。
从美国最新医疗趋势发现机会
两年半前,何霆和他的同学还从来没想过创业这件事情,只是喜欢科研,都想成为科学家。由于关注国外医学趋势,他们非常了解CAR-T这项新的医学革命。
2013年,CAR-T研究在美国掀起热潮。美国一部分临床实验结果显示,疗效很好。
2014年6月,只有19名员工的KITE生物技术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一天之内狂揽1亿3千万美金!仅仅过了两个月,同样不到20人的JUNO生物技术公司对外宣布,成功一次性融资1亿3千万美金,这样JUNO一年之内已经融资超过3亿!
在最早接受CAR-T治疗的一批人中,有30位白血病病人,他们不是普通的白血病病人,而是经历了各种可能的治疗方法,包括化疗,靶向治疗,其中15位甚至进行了骨髓移植,但不幸的是都失败了。
通常情况下,他们的生存时间不可能超过半年。按中国的说法,死马当活马医,他们成了第一个吃CAR-T这个螃蟹的人。
结果这批吃螃蟹的人震惊了世界:27位病人的癌细胞治疗后完全消失!20位病人在半年以后复查,仍然没有发现任何癌细胞!最开始治疗的一个小女孩,现在已经4年多了,复查体内仍然没有任何癌细胞!
何霆深入研究后发现:这是未来真正有可能攻克癌症的技术。目前,癌症方面研究比较突出的是免疫疗法,CAR-T属于其中一种,还有单抗,美国有一些药已经获批。与美国情况相似的是,美国三家大的CAR-T公司都是从高校研究所孵化出来。两家是创业,一家被药企收购。
成功融资却遭遇团队变故
2014年下半年,何霆找到了另外两个合伙人。他们三人都有病毒制备经历,何霆研究癌症生物学,对肿瘤模型熟悉;一个同学关注新药研发,对临床实验、药物设计熟悉;另一个同学则是研究免疫学,技术团队很互补。
他们揣着自筹的20万块,开始租用朋友的实验室。早上起来做实验,晚上回学校,3人整天都泡在实验室。
仅半年时间,他们就把部分早期相关技术开发出来(载体构建,病毒包装,T细胞分离、培养,活性验证)。随后,他们惊讶的发现:细胞实验对癌细胞的治疗效果很好,实验数据有些比美国的专利数据还要好。
“我们这个团队缺点很明显,是纯技术团队,没有运营、商业方面的人才。但是,我们的愿景很坚定,就是一定要用技术把这个事情做成。一开始家人不理解,觉得找个稳定工作更好,创业不靠谱。但我们坚信自己选择:无论创业结果如何。有一次实现自己理想的机会很重要。”何霆说。
“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实验数据是最有说服力的,有些核心数据甚至要比国外数据好;其次,除了我们的技术背景外,跟这个行业目前处在风口也有关系。这个技术是目前最有可能对癌症实现治愈的,所以天使融资的额度,对于我们的项目来讲还是比较紧张。”何霆说。
考虑到未来发展,他们搬到中关村生命科学园,租了更大的实验室。何霆说,当时跟园区签了一年的租赁合同,需要押一付三。但由于资金不够,临时借了一笔钱,也只交了一个月房租。
在即将为第二个月的房租发愁时,何霆的手机短信提醒他有资金入账。何霆知道:这是融资款到了,那一刻让他至今难忘!
当时,何霆还在校外做生物家教,晚上回去做实验。“当时睡觉做梦都在想融资怎么谈、怎么做PPT,实验怎么进行。因为CAR-T是用患者细胞提取,需要抽取血液,当时我们3个人互相抽血。一开始抽很紧张,经常扎错血管,后来就习惯了。”何霆说。
2015年4月,艺妙神州正式成立。在接触了近10家投资机构之后,终于在6月份拿到了5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投资,是由同创伟业领投、清华x-lab创业DNA基金跟投的。
此后,何霆开始招兵买马,从国外进口实验设备。不同于IT技术,医疗技术的研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这涉及到生命安全,所以需要大量的临床实验。而且,CAR-T的每次临床实验、细胞制备费用都很高,国外一次CAR-T治疗收费估计是30~50万美金。
最后,何霆团队筛选了一些临床实验项目,研究制备流程中每一个可以改进的细节,他们预计在完成这些实验后,如果实验数据理想,下一轮融资应该没有问题。
然而就在这个发展的关键节点上,三个联合创始人之一却由于个人原因,不得已离开团队,原因是老婆要生孩子,而他因为创业没有北京户口。
现实的生活确实给了创业者很大的压力。为稳妥起见,这位联合创始人只有选择离开,谋了个可以拿北京户口的工作。
这一变故,对当时何霆的团队影响很大。“当时他也非常无奈,现实终究很残酷,好在创业前我们约定了退出条款,所以对公司没有造成严重影响,我们还一直保持着联系。我也提醒创业者们:在早期要认真拟定股东协议,最大限度保障团队的稳定性。”何霆说。
一例成功案例助力融资千万
2015年8月,临床前实验都完成后,何霆团队已经提交了7项专利。与此同时,他们开始准备激动人心的临床实验,寻找愿意合作的医院。医院方面虽然对CAR-T免疫细胞疗法也都在关注,但大多比较谨慎。何霆只能拿着自己的实验数据,从一家一家医院说服医生开始。
复发的白血病,在医学上普遍采用的作法一种是继续化疗,效果通常并不理想。另一种是骨髓移植,但配型的成功率极低,而且花费动辄几十万、上百万。“通过我们团队的治疗,第一例复发白血病患者达到治疗效果级别最好的完全缓解。在患者治疗的过程中,我们团队经常睡不着觉,想着千万别发烧啊什么的。”何霆说。
正是凭着第一例患者的良好治疗效果,让何霆团队在2015年12月顺利完成了1000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公司估值达1亿,投资方为盛景网联和首都科技集团。
此后,何霆团队启动了三家三甲医院参与的多中心临床实验,目前已经完成了3例患者的治疗,效果还在持续跟踪之中,预计今年会完成20例的临床实验。何霆预计:他们的临床数据不会差于国外水平。
抓住医疗风口机遇,启动A轮融资
一年多以来,何霆觉得自己的人生发生了很大改变,进入了一个之前完全没有想到过的新领域,很有挑战也很刺激。
“我个人是喜欢挑战,喜欢解决问题。虽然过程很累,但还是非常享受这种创业生活。目前,除了学习多中心临床试验知识,我还在学习如何做公司内部股权激励。”何霆说。
何霆坦言,时间总是不够用,什么都要学习。他目前的生活状态基本是晚上12点休息,早上7点起床,团队其它成员也是经常加班。
对于公司管理,何霆表示从来没有管理方面的经验。而如何管人,也是个大问题。从一开始,他预计的实验流程很理想化,但实际过程中遇到的管理问题让实验时间大大加长,甚至影响到了公司的估值。现在想想,这都是很值钱的教训。
曾有投资人建议何霆请职业经理人,他也考虑过,但最开始是没钱请,到后来,何霆认为职业经理人并不适合初创团队。何霆表示,目前,艺妙神州团队有20人,年底会达到50人。现在,公司正准备启动A轮融资。
“技术方面,我们目前已经做到国际水平,接下来就要到靠资本助推市场的时候了”何霆说,2016一开年,Baxalta公司就花重金投入到癌症免疫治疗领域。这家公司的投入力度是2016年以来最大的手笔,两项合作交易总金额超过32亿美元。Baxalta和Precision的合作项目计划是2017年开展首个临床试验。作为回报,Precision至少从Baxalta公司收获16亿美元。随着越来越多的巨头和资本进入免疫治疗领域,人类战胜癌症的希望开始清晰起来。“我认为,最终彻底点燃希望的应该就是免疫治疗。”何霆说,这一趋势,也让他对公司的未来发展充满了期待!
延伸阅读:CAR-T治疗的局限
尽管CAR-T治疗的结果振奋人心,但也存在自身的问题和局限。
一,从目前的临床试验结果来看,CAR-T并不能彻底根治癌症。即使是已经获得FDA“突破性”称号的诺华CTL019,从其临床数据看,治疗结束后,患者的完全缓解率较高,但是在1年的时间之内,仍会有四分之一左右的患者出现复发。如果在更长的时间段内观察,这一比例会不会继续上升?还有待观察。
二,治疗流程的复杂性。从诺华的CAR-T治疗不难看出,目前的CAR-T治疗是一人一种CAR-T细胞,面对任何一个患者的治疗都是不一样的,这一特点大大的增加了CAR-T治疗的不确定性,同时也是CAR-T治疗成本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如果能制备出通用型的CAR-T细胞,可能会对这项技术带来另一个飞跃。
三,对实体肿瘤疗效尚不明确。目前,CAR-T的治疗主要集中在血液癌症。血液系统癌症的治疗是近距离“拼刺刀”的肉搏战,只需要干掉血液中的癌细胞就可以了;而实体肿瘤是长在固定组织或者器官上的肿块,这种战役是更像攻城略地的“攻坚战”,因此实体瘤的治疗难度要大得多。
四,筛选更加高效的靶点尚有难度。不同的癌症类型表面分布的靶点是不一样的,因此,一个好的靶点应该是癌细胞高表达,而正常体细胞不表达或者低表达,只有这样才能降低CAR-T的毒性。
市场对标
上海有一家科济生物的公司,由李宗海教授创立。针对肝癌的CAR-T疗法,也是国际领先的技术,去年底完成估值11亿的融资。
301医院生物医疗中心是国内最早开展CAT-T临床治疗研究的机构,完成了很多例治疗。去年,他们把技术转让给了美国一家上市公司。
从市场规模角度来看,我国每年新增癌症患者达300多万。美罗华,一种用于治疗淋巴癌的药物,2015年的全球销售额近90亿美元。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