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慈善 >

云南“慈善妈妈”被举报骗政府项目敛财数千万

云南文山马关县人王玉琼,是当地知名的“慈善妈妈”。最近,王玉琼曾经的得力助手赵春雷举报称,王玉琼借慈善名义敛财。据了解,王玉琼因“筹建敬老院”,从政府手中低价拿地60亩;声称壹基金向其捐助1500万,又从政府手中获得14年出租车广告收益权。然而,敬老院至今都没开工,有关投资一事目前被壹基金证实造假。“慈善妈妈”光环的背后,疑点重重。

点击进入云峰预言     云峰    国际民主联合会
 
事由
 
“筹建敬老院”赢美誉拿到60亩医疗慈善用地
 
2011年初,云南当地媒体纷纷以“女老板(或千万富婆)寻子八年”为题,大篇幅报道了“悲情妈妈”王玉琼艰辛寻子的历程。据报道,王玉琼在2003年1月15日不幸丢失儿子,因寻子多年千金散尽,而后东山再起。
 
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王玉琼无一例外都会提及自己将斥资500万建造敬老院、以儿子“王誉”的名字命名敬老院一事。“慈善妈妈”的美誉自此而来。
 
据云南媒体当时报道,该敬老院项目选址在文山市古木镇纸厂村委会沙沟村民小组,占地面积20亩,预计可容纳100人,计划2011年破土动工。
 
近日,王玉琼告诉记者,去年5月23日,她力推的敬老院项目已取得了国有土地使用证。王玉琼提供的一份国有土地使用证显示,土地使用权人是文山誉皓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用地(用途)为医疗慈善用地,使用权面积40408.99平方米(约60亩)。
 
公开信息显示,文山誉皓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王玉琼,公司注册资本210万,成立于2012年6月。
 
称壹基金捐1500万获出租车广告收益权14年
 
2011年4月初,文山当地《映象文山》杂志刊发了一篇王玉琼的新闻报道。这篇名为《悲情妈妈感动李连杰 (微博),“壹基金”投资1500万打造平安文山》的报道中提到:3月中旬,王玉琼说,李连杰的“壹基金”愿意以她的名义捐助1500万为文山做慈善或公益事业,她打算做出租车GPS系统项目。王玉琼把有关设想向文山市相关部门汇报,文山市交通运输局、文山市公安局先后表态支持。
 
记者掌握的政府文件显示,2011年7月4日,文山市政府正式发文批复,同意在文山全市出租汽车内安装GPS定位系统。批复文件中写明:联系提供GPS定位安装系统的王玉琼女士享受出租汽车广告收益权14年。
 
2012年4月18日,文山市交通运输局正式下文“在全市范围内安装出租汽车GPS定位系统”。在该局下发的《关于切实做好全市出租汽车GPS定位系统安装工作的通知》文件中,此项目的投资方系“云南轩载安科技有限公司文山分公司”;各出租汽车公司在前往安装设备时,则需要和王玉琼及赵春雷取得联系。
 
“云南轩载安科技有限公司文山分公司就是我们公司的前身,现在改叫文山市誉皓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在文山市出租车监控调度中心,一陈姓负责人告诉记者,文山市誉皓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文山出租车监控系统及出租车广告的经营。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云南)显示,文山市誉皓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王玉琼,注册资本3000万;该公司股东类型为自然人股东,除王玉琼外,还有一位股东梁志科。
 
举报
 
骗政府项目敛财数千万
 
“王玉琼从政府手里拿到的权益,都是她骗过来的。”赵春雷说,王玉琼通过运作获得了大丰收,“她可从出租车广告收益权中获利1500万。利用敬老院征地,亦可敛财千万”。
 
“当时基本上是我在负责运作,所以我知道她(王玉琼)其实就是与文山当地的雄业广告公司合作,真正的投资方是雄业广告。”赵春雷称,王玉琼假借“壹基金”名义拿到项目后,和雄业广告谈合作,雄业广告同意全额投资,收回成本后,利润五五分成。
 
赵春雷说,他与雄业广告徐姓负责人有过多次沟通,对方告诉他当时紧急从银行贷款500万。
 
就此,雄业广告徐姓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记者,雄业广告目前的确在经营文山市出租汽车广告业务。而王玉琼公司方面承认与雄业广告存在商业合作关系,但称具体合作内容不便告知。
 
王玉琼还被指借筹建敬老院为名,圈地60亩牟利。文山市古木镇纸厂村委会沙沟村民小组副组长谢正洋告诉记者,王玉琼获批的土地,征地补偿标准为62600元/亩。就此,多名文山房地产人士表示“羡慕”:以“医疗慈善用地”拿地,地价远低于市场价。
 
赵春雷称,王玉琼利用敬老院项目征地的真实目的是“从事房地产开发,倒卖土地(40万/亩)赚大钱”。
 
回应
 
以房地产经营维持敬老院
 
针对举报,王玉琼承认出租车GPS定位系统的真正投资方是“一家广告公司”,但她否认假借壹基金名义从政府手里骗项目,称自己也被骗了。“当时他们(投资方)说是壹基金的人,我自己也没办法核实。”
 
对于“李连杰、壹基金捐助(王玉琼)1500万”一事,壹基金明确答复记者:没有此事,(文山出租车GPS定位系统项目)与壹基金无任何关联,已将相关资料和信息转交法务部门处理。
 
文山州委宣传部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在出租车GPS定位系统项目上,“当事人主观上做事的方式方法或许存在一定问题,但客观上达成的效果还是好的”。
 
就60亩“医疗慈善用地”,王玉琼说,她计划在征用的土地上开发房地产项目创收,“敬老院(若)建成后,短时间内难以盈利,肯定需要后续的资金投入。有位律师告诉我应该多征点地,利用多出的土地做房地产经营来维持敬老院”,王玉琼自称这个想法“得到了政府的支持”。
 
王玉琼认为在“医疗慈善用地”上搞房地产开发无可厚非,因为“为了敬老院这个项目,我前前后后已交给政府1800多万”。
 
记者在现场看到,王玉琼“筹建的敬老院”至今未开工。王玉琼方面解释,未开工系此前租用村民土地的企业主趁机提出较高额度的搬迁赔偿,公司无法接受,“我们也想尽快把敬老院项目开展起来,一直在催政府尽快出面协调,但政府总说让我们顾全大局,我们只能等待”。
 
据《东方早报》《春城晚报》
 
事实+
民间慈善透明度欠缺屡遭质疑
 
2011年郭美美事件后,官方公益机构遭遇信任危机,这给了民间慈善公益一个机会。但伴随着民间公益的崛起,还是不断有质疑声。比如,除云南“慈善妈妈”被实名举报外,此前“免费午餐”项目基金、河南兰考县“爱心妈妈”袁厉害等民间慈善力量亦屡遭质疑。
 
社会救助的开展需要和慈善事业结合得更好,但与发达国家相比,目前我国的慈善公众参与程度普遍较低,官方慈善机构的公信力也多次遭遇质疑风波。中国的民间慈善机构近年来发展较快,但无法回避的另一个短板是,一些基金会尚不规范,透明度欠缺,种种乱象使慈善立法的呼声四起。
 
有分析指出,这其实反映出人们对于慈善组织还缺乏足够的信任。诚如一位专家所言,建立民间慈善组织信誉的核心就是其慈善募捐的合法性,求助信息的真实性,善款使用的透明性以及监督方式的可信性。而其中至关重要的,是募捐的合法性、善款使用的透明性以及可监督性。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