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慈善 >

首善论钱:从坚信不疑到深表怀疑

这是我第一次采访曹德旺,他愿意出来接受媒体采访的机会并不多。初初见到他,他周身的气质看不到企业家身上惯有锐利和功利性,他为人随意而圆润,更像一个平常叔伯。很多人关注他,或许并非因福耀玻璃,曹德旺另一个被人熟悉的身份是“中国首善”。

点击进入云峰预言     云峰    国际民主联合会
 
从创业之初开始,他持续捐赠31年,累积捐款近60亿元。2011年《胡润中国慈善榜》发布,他被评为“中国首善”。顶着法律条款上的空白,他首创股权捐赠。2010年,曹德旺捐出价值数十亿元福耀玻璃股票成立的河仁慈善基金会在递交申请三年后终于正式获批,是中国目前资产规模最大的公益慈善基金会。
 
坐拥巨额财富,同时又高调慈善。我们几次聊到此,他对钱的态度却比想象中还要淡然。
 
曹德旺说,现在钱对他来说就是身外之物。坦白说,如果没有他之后的解释,这句话听起来略显苍白。
 
“财富是大海里面一群游过来的鱼,你是渔民,你一大网进去,捞了几千斤上来,你把孩子老婆等等全部亲属都叫来吃,其实能够吃几条鱼就算不错了,剩下怎么办,拿去冷冻,或者天气好拿去晒,或者拿一个水缸来腌。但是我要提醒你一下,晒的、腌的、冻的,你存着这里,今天晚上一地震,一场海啸,鱼就没有了,一场战争也把你摧毁了。”这是曹德旺的所悟。
 
在他的身上有如此多的两面性。作为全球第二大汽车玻璃供应商福耀玻璃集团的创办者,他白天在全球市场高呼“进攻”,而作为虔心的教徒,他夜里却在佛前诵经默念“放下”。在经营当中,他对成本斤斤计较,却对捐赠一掷千金。他视质疑如风吹过耳,对政府官员从不逢迎讨好,亦不与商界大佬称兄道弟混圈子。
 
面对种种矛盾和疑问,在某种程度上,以上的所悟可以理解为他足够有说服力的价值观。
 
曹德旺没有上过大学,早年被迫辍学以后他在街头卖过烟丝、贩过水果、拉过板车、修过自行车,经年累月一日两餐食不果腹,在歧视者的白眼下艰难谋生,尝遍艰辛。“那时候我对钱是有渴求的。”曹德旺坦言。
 
1976年,曹德旺开始在福清市高山镇异形玻璃厂当采购员,1983年,他承包了这家年年亏损的乡镇小厂。1985年,将主业迅速转向汽车玻璃,彻底改变了中国汽车玻璃市场100%依赖进口的历史。1993年,福耀玻璃登陆国内A股,是中国股市唯一一家现金分红是募集资金高达8倍的上市公司。这个时候,曹德旺的财富像洪水一般席卷而来。
 
他在事业上成功的愿意是多方面的。当然这与他的勤奋和抗争不可剥离,他自己也认为这与父亲在经商上对他的耳濡目染和母亲从小在信仰和心智上的影响不无关系。但除此之外,在采访中我还看到了他“开悟”的特质。
 
问起他最崇拜的人是谁,曹德旺的回答居然是日本的卡通人物“一休”。他解释说,“一休非常聪明,他是最会用脑用心做事情的人。”回头想一想他在多个企业经营关键节点的处理,就能反观出其通过一休悟出的智慧。
 
2001年底,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不久,加拿大国际贸易法院向包括福耀玻璃在内的中国汽车玻璃行业发起反倾销调查。经过8个月的艰苦应诉,2002年8月30日,加拿大国际贸易法院裁定,来自中国的汽车玻璃在加拿大的销售不构成侵害。福耀玻璃大获全胜,赢得我国入世后的第一起反倾销案。在2001年——2005年福耀对美国反倾销官司中,曹德旺带领福耀团队艰苦历时数年,花费一亿多元,打赢了这场举世闻名的官司。福耀玻璃也成为中国第一家状告美国商务部并赢得胜利的中国企业。2006年美国商务部部长访问中国时,点名约见曹德旺。
 
曹德旺如此总结可借鉴的经验,“反倾销官司是一个贸易条约国唯一允许的行政保护手段,但是企业必须站出来讲清楚。”
 
但是他同时提到,这件事情给他最大的收获却是反省。“我的成功告诉我,一件事情开始发生的时候,我会去跟他争,争赢了以后,我会反省自我,我有没有错,我错在哪里,我应该去改。如果争不赢,我认为更是要去看。我建议中国的企业家跟国际上走出去的时候,面临着反倾销官司的时候,应该要反省自我,据理力争相结合的策略。”
 
“中国企业走出去不能盲目扩张”,面对当下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日趋热络,曹德旺以他的悟性提出了警醒。
 
“我是认为走出去的同胞们,要注意,要小心,首先我想问你,你出去想干什么,去投资,去赚钱,还是去移民?走出去你准备拿出什么东西出去,是劳务出去,劳工出去,技术出去,还是资本出去。第三,你要想一想,你对这个国家的商业文化,政治文化,地缘文化,了解多少,你路都找不清楚,你怎么跟人家合作?第四,你所用的技术是自己的还是买的,你原来在这个地方是贴牌跟人家生产,还是你自己的品牌。”
 
可是曹德旺的野心体现在哪里?撇开企业经营上的方法论,在采访最后的一个细节,足以体现,我问他,“如果现在给您一个机会,让您可以穿越时空,跟一个逝去的人对话,您第一想到的是谁?”
 
曹德旺脱口而出,“曹操!”
 
我有些吃惊,“您想跟他说什么?”
 
曹德旺说,我想告诉他,曹操的人生观我认为是正确的。
 
“你在评价政治人物的时候,应该用政治家的标准来评价,不应该用民间的伦理道德来评价他,对人的评价不同的阶层的人,不同位置上面的人,应该有不同的标准。政治家的抱负是国家的富强、稳定,跟平民百姓的温饱完全是两回事。你看到他杀了臣相,很残酷的,如果我也杀,为什么,我比你重要,我肩负着这个国家的存亡,万一你出卖我,今天死在这里,不值得。”
 
对曹德旺来说,一个曹操,一个一休,这大抵就是从“野心家”到“开悟者”的距离。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