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慈善 >

施乐会微博疯狂募捐 社工提成善款15%被疑骗捐

 有偿慈善疯狂募捐
 
  施乐会用疑似“机器粉”方式发布信息,该组织允许社工从善款中提成更让不少网民质疑其受助对象情况的真实性
 
  12名员工却募集善款2300多万元,被誉为“百分百网络微慈善”的浙江金华慈善平台施乐会,曾靠着近乎疯狂的高效广受赞誉。
 
  2012年7月,不断有网友反映,在新浪微博的评论和私信中,收到疑似“机器粉”所发的募捐信息,虽捐助对象不尽相同,募捐方式却极其相似,而这些给网友造成困扰的垃圾信息都指向施乐会。在爆出该组织“每位社工可以从每笔捐款中最高提成15%作为报酬”后,施乐会更是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谩骂和质疑。

点击进入云峰预言     云峰    国际民主联合会
 
  7月初,资深媒体人朴抱一要求施乐会公示审计报告并停止对其他微博用户的骚扰。
 
  有偿社工是否更加高效?有了提成是否还能保留一份单纯的慈善心?
 
  完成捐款,社工直接拿提成
 
  7月17日,社工雷克、张楠、志愿者刘乾等人在南阳市南召县留山镇郭拍店村支书李书东的带领下,走访了村里丁丙云、赵金志、生汉福、吴长德四位孤苦老人的家,并垫付5300元的善款。之后,志愿者将老人的照片和文字说明放在施乐会平台上,共募捐善款6200元。超出垫付的900元减去走访所花费的292元就是社工的报酬。这就是施乐会的“有偿社工”模式,每位社工可以从每笔捐款中最高提成15%作为报酬。
 
  今年3月以前,帮助施乐会走访受助人家庭的还是无报酬的志愿者。他们自费搜集受助人资料,发布到施乐会平台进行募捐,再将募捐所得送到受助人手中。但施乐会发现,这种方式的弊端日益明显。会长方路告诉羊城晚报记者,首先是募捐的时间不能保证,有时拖了一个月还没能将目标金额捐满,不能及时帮助受助人;而因为没有风险需要承担,志愿者们渐渐把走访工作当作一种形式,不够用心,拍回来的照片千篇一律,不能很好的传达受助人的需要。“另外,志愿者的差旅费都是自掏腰包,经济压力确实也很大。”方路透露,曾经发生过几次志愿者克扣捐款的事,但考虑到他们自费不容易,只让这些志愿者补全捐款,并未深入追究。
 
  “有偿社工”是施乐会在2012年3月开始实行的。施乐会会长方路称,这种方式尚在探索阶段,“主要优势在于受助人不用等待捐款,社工有一定收入,就有更多精力放在走访工作上,扩大帮助的范围”。方路认为,社工不超过捐款15%的社工报酬不属于国家规定的管理费,“募款中包括社工的走访开支费用以及不超过15%的社工报酬均在每个主题的开头都有详细说明”,等捐款完成后,只需社工直接提款到自己的账户即可;如果完不成计划募捐的金额,这个风险则由社工自己承担,“完不成捐款的有一大片”。
 
  疯狂评论,网民疑心遭骗捐
 
  网友对“有偿社工”模式并不看好,认为正是因为有偿和风险承担,使得社工为了完成目标金额,不得不“疯狂评论募捐”,给网友造成困扰,施乐会应规范社工的募捐行为。资深媒体人朴抱一向记者表示,施乐会上有很多捐助是“救贫”而非“救急”,“因为可以提成,许多社工就想多找一些受助人,生活贫困的家庭找起来容易得多,但更需要帮助的是患病、受伤等更为紧急的人”。
 
  在海量募捐微博中,有一个来自甘肃网名叫“史海燕”的人引起了朴抱一的注意,“她说她的女儿患癫痫6年,儿子又患上白血病,急需50万元治疗费,可她的微博账户却花钱办了会员,实在让人费解”。这一个信息立即引来网友对施乐会“有偿社工”的又一个质疑:“仅凭有偿社工文字叙述和几张照片,就能确定受助对象信息完全真实?为了募得捐款,有偿社工会不会夸大歪曲?”
 
  网友翻出两个骗捐案例,一是山东淄博的100%烧伤儿童张峻华,二是新疆阿勒泰白血病孩子朱瑞。两个孩子的父亲均在施乐会上进行了两次募捐,每次需要款均为5万元。然而,有网友爆出,张峻华的父亲张云芝从各处骗捐,拿到钱却不给孩子看病整形,反而在网上辱骂垫付了十几万的医院和网友;朱瑞患的是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每年化疗所需费用最多不过1万元左右,他的父亲朱建在多个慈善组织募捐,声称需要30万元,远远超过真实所需,并在网友要求贴出单据后消失。事情暴露出来是因为张、朱两人在网上对骂时互相揭了老底。
 
  施乐会会长方路对他们的审核很有信心,大多数主题都是2个以上社工配合完成,旨在互相监督。方路说,张峻华和朱瑞两个孩子的情况是真实的,但双方父亲的做法以及在网上的对骂确实不妥,其中误会不少,“张峻华的捐款我们是直接打到他医院账户的”。
 
  募捐善款,被疑变身小金库
 
  除了“有偿社工”的报酬是通过募捐而来,施乐会的员工工资也非包括管理费中。施乐会在其网站上专门开设了一个栏目“资助施乐会”,项目包括宣传推广、房租水电、交通费用、服务器和员工工资,其中前四项均有捐款上限,但每位员工工资却不设限。记者看到2012年7月,12位员工获得的网友捐款从300多元到2000多元不等。
 
  朴抱一在施乐会提供的2011年审计报告中发现,施乐会与一个叫“福利店”的商家有40余万元的往来款,其中有约21万无名目划入“清河郡”的账户作为善款捐赠,而通过施乐会网站查询网友“清河郡”的捐赠记录发现,2007年至2012年8月1日,合计捐助11631次共290073元,其中部分善款就是捐给施乐会员工的。朴抱一认为,这一转,钱就成了施乐会员工的工资,完全是“小金库”。
 
  另有网友提出施乐会与一家网游装备交易网之间有网友账户资金挪用现象,两个网站共用一个服务器,该网游装备交易网为施乐会提供场地、IT支持、水电费、员工工资等,而此项捐赠并未出现在审计报告中。施乐会没有做出明确回应,只称该公司不愿做任何宣传,不愿让单纯的慈善受人诟病,施乐会会长在记者一再追问下,仍坚持“信守给企业的承诺”。
 
  方路向记者解释说,福利店与施乐会没有关系,是网友“清河郡”开的一家小店,所有盈利都用来做慈善。因为店小,“清河郡”不想请财务增加一笔支出,就请施乐会的财务无偿代管,所有盈利收入打入“清河郡”在施乐会的账户,如果他想捐款就可直接支付。方路说,当时审计时,误将福利店的账本一起审计了,网上贴出的审计报告是一稿,此后施乐会对此事向审计单位有过解释。但方路不想再出示审计报告的最终稿,坚持“清者自清”,“拿出来后网友会说是我们狡辩”。
 
  谩骂一月,制度缺陷拟改进
 
  从7月初至今,网友对施乐会的质疑持续了一个多月,支持施乐会的社工和受助人对质疑者的辩驳和谩骂也持续了一个多月,施乐会开始一一回答这些问题,但他们的回应并不能让网友满意。朴抱一要求施乐会公示2011年银行对账单和收支明细,施乐会会长方路称对账单已打印,但需在金华市民政局工作人员陪同下一起查看,不愿在网上公示,双方僵持至今。
 
  但网友的一些意见和建议,施乐会还是欣然接受。曾参与过许多募捐项目的朴抱一告诉记者,他认为,一个正常的、真诚的医疗求助者或者劝募者,至少应该告诉人们医院预估的治疗费用,病人家属照顾的生活费用;病人的家庭资产状况,自筹、借贷能解决多少;医保和农村合作医疗报销比例,报销款用途,医院预估需自购药品的费用有多少;已接受了多少捐款,主要有哪些募捐平台和善款监管者。
 
  方路在微博上看到了朴抱一的建议,表示认同:“以前就想着有些病人连基本的医药费也付不起,得先让病人把病看了,比较急,加上募捐的额度不大,所以没有考虑到这些方面。我们正在完善制度,社工在走访受助人时,应当将医保、其他募捐平台的情况、生活费用等多方面都考虑进来。”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