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环保 >

江豚一死再死,拷问形同虚设的问责机制

仅仅过了12天时间,洞庭湖又有江豚意外死亡。

  11月23号上午,洞庭湖大桥下面又发现了一头死亡母江豚。岳阳市渔政打捞上岸。雌性,身长1.4米,胸围80厘米,体重41.5公斤,有7处创口,创口还在流血,地上一滩乌血。死亡原因明显,身体上有不少于七处滚钩缠挂伤迹,鲜血满身。而12天前另一头江豚则是被密集的挖砂船螺旋桨腰斩惨死。

  不断发生的江豚死亡事件,让已经岌岌可危的这一珍稀物种的生存现状变得愈加危机重重,也令来自社会各界倾注心血的保护呼声变得愈加苍白嘶哑,甚至让公众和媒体都趋于麻木。然而残酷的现实却不断告诉我们,这一现象的真正危机却是整个洞庭湖生态堪忧,也预示着地方政府在治理洞庭湖滥捕滥捞等各种破坏性、掠夺性开发上存在的严重失职。

  愈演愈烈的非法捕捞甚至灭绝式捕捞,对渔霸、黑社会及各种利益集团的纵容,已经给江豚的生存环境、给洞庭湖的生态带来了巨大原隐患和潜在的灾难,而江豚的不断非正常死亡,就是一个明显的讯号。今年四月份的江豚密集群体性死亡,已经引发了全社会的高度重视,然而尽管有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这个民间组织的大声疾呼奔走呼号,尽管有包括央视连续大动作播出的江豚保护公益广告、有来自各媒体、世界自然基金会等国内外环保组织的鼎力支持,却由于地方政府在认知上的落后、管理上的缺位,阳奉阴违或麻木不仁几乎成了常态,正是由于来自政府执法机构的不作为,江豚意外死亡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屡屡发生,让人情何以堪?

  不能说社会的呼吁和媒体的报导没能触动那些原本麻木的职能部门,这里,至少不久前湖南日报上刊登的省政府一则公文就曾经让人们看到了一丝希望;10月19日的湖南日报报道,湖南省政府决定:“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切实加强江豚保护。建立江豚救护应急预案,统一管理和救护江豚;洞庭湖区各级政府要将江豚保护工作摆上重要议事日程,将洞庭湖水域生态环境和江豚等保护工作纳入政府绩效考核,对因水域环境污染、非法捕捞、非法采砂等人为因素造成江豚等珍稀水生野生动物死亡的,依法追究相关单位和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这个出自省政府的问责机制,明明白白的写入了关于保护江豚的“联席会议制度、应急预案、政府重要议事日程、纳入政府绩效考核”,尤其是“对因水域环境污染、非法捕捞、非法采砂等人为因素造成江豚等珍稀水生野生动物死亡的,依法追究相关单位和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彰显了严厉的问责精神。

  然而问责机制出来了,真正的问责似乎还留在纸上;10月10号死江豚,没问责,11月11号死江豚,没问责!今天又死了江豚,难道又不问责?其实从发生的江豚死亡案例看,几乎都无一例外是“因水域环境污染、非法捕捞、非法采砂等人为因素造成江豚等珍稀水生野生动物死亡”,但到底问责了谁?问责了哪个单位?试问发生江豚意外死亡事件后,相关部位开过联席会议吗?制定过应急预案吗?有考核指标或进行过考核吗?再问一句,省政府制定出这一看起来很美的问责机制,在之后发生这些江豚死亡事件后,有过检查或调查吗?有过督促问责吗?显然我们没有看到。相反我们看到的仍然是上级部门发一纸文件向社会交差,然后是不闻不问,相关职能部门继续麻木不仁的工作状态。如此这般不作为的工作习惯,江豚焉能不死?洞庭湖生态焉能不岌岌可危?滥捕滥捞焉能不愈演愈烈?掠夺式开发焉能不日益扩张?

  湖南省建设两型社会之重要一项即是所谓环境友好型,说到底就是经济发展兼顾生态平衡,是与中央要求的科学发展观相对应的,也是顾及到子孙后代甚至民族未来的重大策略,洞庭湖是湖南人的母亲湖,以江豚为标志的洞庭湖生态彰显着这个区域内最重要的生态指标,也关系着最重要的民生。如今被洞庭湖渔民世代相传的湖神江猪,也就是江豚,这一世界唯一的淡水豚类,能不能在我们手上继续它2500万年的繁衍历程,其实最终检验的是政府的执政理念,是有关职能部门的执行力。

  留住江豚的微笑,实质是给我们的子孙留下一个美好的生存环境,这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

  既然出台了问责机制,既然有了好的政策,就该认真贯彻执行,人民养着你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洞庭湖江豚一死再死,应该有人要负责,必须问责!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