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餐饮 >

多地曝出假盐毒盐大案 22年“盐管”难在哪

加工现场查获假盐240箱,总计假冒食盐逾35吨,更有不明数量的假盐已售出……因使用工业用盐伪造食用碘盐并进行售卖,石家庄市民曹某近日被依法批准逮捕。
  近几年来,广东、浙江、江苏、河南、山西接连曝出假盐、毒盐大案,贵州甚至查出“牲畜用盐卖给人用”。记者梳理发现,国内的假盐案件至少可以追溯至1994年,层层监管为何难挡假盐泛滥?
 
今年4月12日,石家庄市公安局、石家庄市盐政管理处联合侦破了一起工业盐冒充食用碘盐的案件,犯罪嫌疑人曹某后被检察机关以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逮捕。
  石家庄市桥西区检察院检察官秦昕介绍,曹某最开始只是将从他处批发来的私盐,放在自己摊位上销售,在尝到甜头后,专门从山东购置了成袋的工业用盐以及印有“中盐河北盐业专营有限公司”“河北省著名商标”“海晶”“绿色碘盐”等字样的包装袋、包装箱,更买来封包机、打包机等工具。
  根据公安机关对曹某的讯问,黑窝点已售的“食盐”分为3种:第一种在包装上最接近群众常购买的食盐,每箱32元、50小袋,而盐业公司出产的同规格食盐每箱82元;第二种是每袋30斤的中包装,含10小袋,每小袋3斤;第三种是每袋50斤的大包装,含10小袋,每袋5元,出厂价仅为28.5元。
  警方和盐政部门在现场搜查发现,半成品工业盐共计13.5吨,成品包装盐多达240箱,合计查获假冒食用盐35吨。这半年间,更有数量不明的假盐流向了普通市民的餐桌。
  业内人士指出,工业盐包括亚硝酸盐和含有亚硝酸盐的工业氯化钠等,成人摄入0.2-0.5克亚硝酸盐即可引发中毒,摄入3克即可致死。
  利润高达十余倍
  假盐流入17省市
  记者梳理发现,有关假盐的案件报道至少可以追溯到1994年。近3年各地公开报道的假盐刑事案件有数百起,涉及至少17省市。其中,2015年江苏警方破获的案件中有超过20000吨假盐流入北京、天津、山东等地。为何近几年各地制售假劣食盐的违法犯罪不断抬头、愈演愈烈?
  ——造假成本低,利润巨大。记者了解到,市场上工业用盐每吨售价只要400元左右,劣质工业用盐的价格更低,相比之下,食用盐每吨市场售价超过4000元。单在石家庄工业用盐制假售假一案中,制售假盐每吨的利润高达9倍,此前贵州曝出“牲畜用盐卖给人用”案件,部分假劣食盐的利润可达20倍。
  ——制售门槛低,原料易得。秦昕介绍,制假分子在破旧库房里对袋装的工业盐拆分后,先用塑料桶进行大致称量,再用封包机和外观精美的“食用碘盐”包装袋进行包装。专家表示,目前市场上用于假冒食盐的主要是精制工业盐、畜牧盐,也有用于饲料添加剂和印染助剂的盐类。虽然工业盐由盐业公司统一管理经营,但购买渠道畅通,很多化工商贸公司都有卖。
 
 
  ——多窝点多模式制假,呈现团伙化、规模化趋势。在哈尔滨警方破获的案件中,嫌疑人拥有6个分散在多处的制假、包装和仓储窝点。而在广州警方查获的案件中,制假团伙采取“速战速决”的加工模式,收取订单当天进货,深夜加工包装,即时出货,并且20多天就转换一次制假窝点。
  ——产销“一条龙”,涉及地域广。在2015年涉及7省市的特大以工业盐冒充食盐案中,涉案团伙不仅通过传统的分销网络和互联网售卖,更勾结长途客运司机将假盐销往外地。多起假盐案中,假盐整体包装条喷码、安全标志一应俱全,除了袋侧的折印外,与正规食盐外观无异,消费者几乎无法分辨。
 
22年难治假盐泛滥 监管漏洞亟待填补
  业内人士指出,22年难堵假盐上餐桌的背后,是亟待填补的监管漏洞。
  据介绍,饲料添加剂氯化钠用于生产饲料和养殖牲畜,属农业部门主管,而根据《食盐专营办法》《食盐加碘消除碘缺乏危害管理条例》的规定,畜牧盐又属食盐专营的范畴。多头管理往往造成市场监管上的漏洞。
  据石家庄盐业部门负责人介绍,除了多头管理,劣质盐尤其容易脱离监管。“对于那些不宜食用的普通工业盐,即不是以亚硝酸钠为主要成分、小剂量就能致死的盐类,国家对其管理更为"宽松",多数流向了农村、乡镇地区的市场。”
  相关人员向记者表示,《盐业体制改革方案》将于2017年1月1日起实施,取消食盐定点生产企业只能销售给指定批发企业的规定、取消对小工业盐及盐产品进入市场的各类限制,放开盐产品市场和价格等,这些重大改革措施即将落实,食盐业竞争将会加剧。要警惕生产、经销商为增强价格竞争力,降低质量标准。
 
 
  业内人士认为,要从源头上保障食盐的质量安全,还须实行更高标准、更加严格的食盐生产管理。目前食盐生产标准相对较低,为适应社会对卫生、环保等方面的要求,要按照与其他食品一样甚至更高的卫生标准来规范食盐生产。
  据悉,目前石家庄一案仍在进一步侦查中,检察机关将继续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依法从严从快打击涉盐违法犯罪活动。
 
烧饵作为昆明最受大众欢迎的食物之一,如果是用发黑发霉的簸箕盛米,用雨水泡米,用编织袋当传输带等一系列生产过程“炮制”出来的,你还愿意吃吗?
  8月4日上午,西山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在前期摸排基础上,联合区环保局、区安监局、区市场监管局、区消防大队等主管部门和碧鸡派出所,对西山区各环境污染重的区域开展联合整治。联合工作组兵分4路,在西山区碧鸡街道办长坡牛鼻村查获4家无证经营非法排污的小作坊(3家饵生产作坊、1家豆腐生产作坊)和1家非法存放危险物品的单位。执法人员看到小作坊的生产环境时惊呼“太恶心了”。目前,区市场监管局已取缔4家作坊,涉嫌非法存放危险物品的郭某已被警方带回深审。昨日,记者跟随民警再次来到这些作坊。
  豆腐作坊
 
 
  豆腐上苍蝇飞舞
  查处:牛鼻村路边,一个面积约300平方米的铁皮棚子,就是豆腐干作坊。老板是40多岁的湖南籍男子肖某,妻子是帮工。8月4日上午10时许,虽然当天凌晨生产的大部分豆腐干已送出,但执法人员的突然进入,还是给了夫妻俩一个措手不及。民警看到,豆子被泡在大塑料桶中,经检查其生产用水细菌超标。作坊里部分未送出的豆腐上苍蝇飞舞,污水随意排进路边的小水沟里。肖某无法出示任何相关证照,他说自己清晨时分已将生产出来的豆腐送往周边的农贸市场和虹桥附近的农贸市场。
 
回访:昨日上午11时30分,晚报记者跟随民警来到这儿。作坊大门开着,夫妻俩正在里面吃午饭。
  作坊两侧白墙已被熏得发黄,上方的铁皮沾满黑色灰尘,墙边摆放着一排盛放压制豆腐的木制方盒和泡黄豆、盛豆腐脑的塑料桶、木桶,有的方盒边缘发黑,有的甚至发霉,桶内桶外污垢清楚可见。房内的电线上、水管上结着蜘蛛网,作坊积水的地面很滑。一个大铁架上,放着数十个装豆腐用的簸箕,其中不少发黑发霉。
  总之,不管从哪一点看,这里根本达不到食品生产的要求。
  “在这生产了1年多,用的水全是自来水。为了取得证照,已经申请过两三次,但都以此地要开发没被批准。”肖某说,“最近生意不好做,每天就生产豆腐干50来公斤,一直在亏本,房租都还欠着呢。”
  饵作坊
 
 
  雨水用来做饵
  查处:“当我看到湖北人付某的饵作坊时,那个脏啊!水池里居然还养着两条鲤鱼。他们为了节约成本,直接用山上流下的水和雨水来泡米做饵,真是倒胃口。”西山公安分局治安大队民警说,执法人员进入付某的作坊时,一男子正准备驾驶微型车去送饵,七八个工人正在狭小的作坊里生产。按照产量来算,该作坊每天能生产出800公斤左右的饵,送往周边各农贸市场。
 
回访:昨日上午11时40分,记者跟随民警来到付某的饵作坊。这是一个石棉瓦房顶的民房,门口停着一辆微型车,车上还装着未送出去就被执法人员查获的饵。
  厨房一侧,堆放着数十袋大米。付某的两个女儿边吃着午饭边看着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小鲤鱼历险记》。
  厨房隔壁就是生产制作饵的操作间,两排铁板下零乱地堆放着杂物。20个发黑发霉的簸箕上苍蝇来回飞着。一个压制饵机器的传输带是用编织袋缝制成的。民警打开一个编织袋,里面装着紫米饵废料,闻起来发酸且表面已长霉斑。
  在泡米间里,齐腰高的3个大桶里泡着米,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臭。门外是储水池,一根水管源源不断地将山中流下的水接入水池。
  房外,一个大锅炉设在堆放着柴火的通道内。民警说:“若没有许可,不准使用锅炉,因为存在安全隐患。”
  “小生意而已,这里的卫生条件确实有点差。”付某这样评价自己的作坊条件。
  “你生产的饵,自己吃吗?”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付某含糊地嘟囔了一句后便转移了话题。
 
 
  民警告诉记者:“另外查处的两家饵作坊规模比付某这里小得多,而付某的作坊生产环境是最差的。不过无证生产和非法排污的4家作坊所生产的饵、豆腐都没添加任何添加剂。”
  目前,市场监管部门正在对4家作坊进行调查,如果付某涉嫌刑事犯罪,将交由公安机关继续调查处理。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