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能源 >

委内瑞拉原油出口中 每天约80万桶用于偿还中国

过去两个月,油价下跌了20%,浇灭了世界各地生产者的希望——他们原本期待过去两年的下跌势头已经结束,油价很快就会回归他们过去视为“正常”的水平。对许多生产商而言,最新一轮油价下跌将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多家石油公司近期通过借款维持股息。随着油价再度下跌,这种做法看起来难以为继。在一些需要较高油价支撑才可行的项目上,很多石油公司(包括国有企业)还面临艰难的投资决策。由于资本支出需求超过营收、且通过配售新股筹得更多资金的前景渺茫,更多项目将被推迟或放弃。
 
但受油价下跌影响最严重的或许就是那些完全依赖石油收入的国家。在这些国家,油价下跌造成的结果是经济衰退、失业率上升,而且由于民众对生活标准、福利支出的期望值被迫降低,还有可能造成严重的社会动荡。欧佩克(OPEC)大多数国家都是如此,但没有哪个国家比委内瑞拉面临的问题更严重。
 
多年来,委内瑞拉的形势一直在恶化。各种政治决定削弱了国有的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曾经是不错的能源公司之一——的独立性及经营能力。石油提供了该国95%的出口收入,而委内瑞拉在实现经济多样化方面从未取得成功。不断下降的油价加剧了产量下滑问题。结果是经济深度衰退,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预计将收缩10%。官方统计的失业率为20%,但实际可能要高得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委内瑞拉的通胀率达到了700%,而且还在上升。进口商品极度短缺,包括基本食品和药品。
 
最近几个月,委内瑞拉的形势进一步恶化——最新一轮油价下跌再次打击了石油收入。石油产量也在下滑——6月的产量为210万桶/天,预计到今年底可能进一步下滑至仅170万桶/天。那将是30年来的最低水平。导致石油产量下降的原因包括投资不足、影响整个委内瑞拉的长期电力短缺,以及最近一些大型国际石油服务企业——如斯伦贝谢(Schlumberger)和哈利伯顿(Halliburton)——在面临累计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未偿债务之际决定削减业务。
 
这应当成为人们预计已久的政府更迭的契机。2013年接替查韦斯出任总统的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显然想要坚守权力宝[0.00%]座,高压立法、腐败以及委内瑞拉社会某些部分(包括军方的一些势力)残存的支持强化了他的地位。委内瑞拉国防部长弗拉基米尔帕德里诺洛佩斯(Vladimir Padrino López)将军最近被授予近乎军管的大权,但看不出他有什么办法扭转经济局面。最终,总会出现变化,在经济失败的重压下,委内瑞拉政权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崩溃。
 
在当前油价下,委内瑞拉距离全面违约不可能很远。除非产生新的政府,否则贷款机构和投资者将对该国敬而远之,进一步加剧经济困难。关键问题在于中国会怎样做。过去15年间,中国已经贷给委内瑞拉约1250亿美元,但北京方面很可能决定是时候止损了,再说中国不再需要为获得想要的石油而发放更多贷款。按当前油价计算,委内瑞拉原油出口中,每天约80万桶要用于偿还欠中国的债务。
 
石油服务公司可能完全撤出委内瑞拉,或是将业务削减至绝对最低限度,这进而可能导致石油产量暴跌。委内瑞拉军方试图拼凑自己的石油服务公司,但他们的努力成为了笑柄。
 
在这些当前的事件流背后,各方正在重新评估委内瑞拉的真实潜力。委内瑞拉宣称拥有世界最大规模的石油储量——约2980亿桶。这一数字不仅精确得令人怀疑,还存在严重夸大。就在10年前,委内瑞拉的石油储量还只有800亿桶。如此大幅的提升是政治以及持续至2014年的高价周期的产物。真实的石油储量(而非资源)应该在技术上和商业上能够被开发。随着油价跌向40美元,商业上能够被开发的石油储量将不可避免地下降。委内瑞拉并非唯一面临这种挑战的国家,但它很可能是最易受储量大幅下调冲击的国家。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