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能源 >

三个钢铁大省陷入去产能怪圈:产量越减越多

6月2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一组数据,使市场对于钢铁行业去产能难有了新的体会:包括钢铁在内的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今年1-5月份利润总额达到558.6亿元,同比增长74.8%。
 
这可以部分解答为何三个钢铁大省河北、江苏、山东的钢铁去产能举步维艰。
 
21世纪经济报道查询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发现,1-5月全国钢铁产量前几名,河北、江苏、山东粗钢产量分别为8352.27万吨、4590.98万吨、2919.63万吨。这一数据显示,河北、江苏、山东的粗钢产量比上一年同期分别增产了0.3%、2.19%、5.47%,高于去年同期的8327.8万吨、4492.8万吨、2768.3万吨。
 
这和全国去产能的要求不符。根据国家的要求,“十三五”粗钢要减产1-1.5亿吨的产能。
 
缘何钢铁大省出现“越减越多”的局面?
 
三钢铁大省增产
 
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近期在天津的达沃斯相关论坛上透露,“十三五”钢铁的产能要去掉1到1.5亿吨,煤炭产能要去掉5亿吨,还有5亿吨是减量重组,减量重组5亿吨里面大概一半以上也是要去掉的产能。
 
今年要去掉煤炭的产能是2.8亿吨,涉及到需要安置的员工是70万人,今年要去掉的钢铁产能是4500万吨,涉及到需要安置的职工是18万人。现在,这项工作正在有序地推进。
 
考虑到2015年原煤、粗钢产量分别为36.8亿吨、8.04亿吨,实际2016年原煤、粗钢产量需要比2015年下降7.6%、5.6%。
 
然而,从1-5月全国和部分省的数字看,实际钢铁去产能效果未达到进度,原煤的去产能速度却较快。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今年1-5月全国粗钢产量为3.299亿吨,同比下降1.4%。同期原煤产量为13.44亿吨,同比下降8.4%。
 
为何钢铁去产能速度不快?从钢铁三省的情况就可以窥见一斑。
 
除了粗钢产量外,如果看钢材产量,河北今年前五月钢材产量高达10693.01万吨,和2015年前五月的10291.80万吨相比,增产约3.9%;江苏前五月钢材产量高达5656.45万吨,和2015年前五月的5500.70万吨相比,增产约2.8%;山东今年前五月的钢铁产量为3924.68万吨,和2015年前五月的钢铁产量3635.30万吨相比,增产约7.9%。
 
从全国情况来看,今年前五月的钢材产量是4.58亿吨,同比增长1%。三个钢铁大省的产量增速也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按照计划,河北今年计划减少1726万吨炼铁、1422万吨炼钢产能。另外在 3-5年时间,全省退出煤矿123处、退出产能5103万吨。
 
江苏则表示,到2020年,退出和压减煤炭产能800万吨,再压减钢铁(粗钢)产能1750万吨。此外,“十三五”期间山东预计将减少煤炭产能6460万吨、粗钢1500万吨。
 
市场调控的困境
 
为何钢铁出现去产能难?原因是目前钢铁盈利情况良好。
 
今年3月下旬,钢材的利润一度达到每吨千元的水平,这刺激了大批去年停产的企业恢复生产。
 
目前,疯涨的势头虽然已经止住,但短期内不会下跌到全部亏损的水平。以河北唐山为例,6月27日钢坯价格是每吨1940元,比上一日增加60元。上述价格确保一些企业每吨钢坯有200元的利润。换句话说,按这个价格,一个500万吨年产量的钢厂,一年利润高达10亿元,仍是“印钞机”。
 
据了解,6月29日唐山地区高炉开工率是88.4%。
 
兰格经济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陈克新指出,中央要求降产能,但是企业因为有利可图,暂时还会快速生产。“实际现在的产量还是保持一个增加的态势,降幅会比预期的要小。”他说。
 
钢铁市场专家马忠普指出,在实际淘汰落后产能的时候,有些企业把高炉拆了,然后再建,然后把拆了算做是去产能。“去年以来高炉恢复生产的年能力已经将近1亿吨了,停产的企业大多恢复了生产。”
 
他认为,核心还是要靠市场来调控,只有企业亏损且没输血,企业就会自动减产。“目前整体钢铁需求已经过了饱和点。在钢材生产加快后,市场价格还会回落。届时,很多亏损的企业需要关闭,特别是僵尸企业。”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