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能源 >

非洲最大产油国倒下!尼日利亚货币“崩盘”暴

自本周一(6月20日)开始,作为非洲最大产油国的尼日利亚,本国货币奈拉已贬值超过40%,成为全球油价长期低迷后又一个“牺牲品”。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非洲经济学家约翰·阿什伯恩(John Ashbourne)表示,鉴于其他石油出口国的货币情况,预计奈拉放弃固定汇率后的新汇率将跌至300左右。截至6月22日早盘,1美元可兑283.47奈拉。
 
近年来,大宗商品进入寒冬,原油更是重灾区,价格始终在低位徘徊,对于以尼日利亚为代表的产油国来说,长期经济结构失衡、过度依赖石油出口、债台高筑等原因都使这些国家情况每况愈下。去年8月,中亚最大的原油出口国——哈萨克斯坦也曾出现在宣布取消汇率波动区间限制后,本币对美元暴跌30%的窘境。
 
崩盘进行时
 
6月15日,尼日利亚央行意外宣布,将自6月20日起,放弃本国货币奈拉对美元实施的自由浮动汇率机制。这意味着,该国正式终止了维持16个月的固定汇率制,引发市场普遍担忧,此举将引发奈拉大幅贬值。
 
果不其然,6月20日,奈拉对美元出现大幅跳水,美元对奈拉从199.15暴跌至281.74,贬值幅度达41.47%。6月22日,贬值趋势仍在继续,不出意外,奈拉有望创今年全球货币最大跌幅。
 
非洲最大产油国倒下!尼日利亚货币“崩盘”暴跌40%
 
(今年以来美元对尼日利亚奈拉汇率走势)
 
此前,尽管面临很大压力,尼日利亚一直坚持执行固定汇率机制,美元对奈拉的交投范围被锚定在197-199之间,而为维护这一水平,尼日利亚央行动用了27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然而,由于近期尼日利亚遭遇暴恐袭击导致该国原油生产骤停,使得本已脆弱的经济雪上加霜。
 
尼日利亚总统穆罕默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近日公开表示,长期的结构性失衡和过度依赖进口的事实已经残酷地暴露出来。“我们是一个盛产石油的国家,但国内汽油却要依靠进口。我们是一个农业大国,但大部分基础食品都要进口。”
 
穆罕默杜此前一直反对本国货币贬值,然而作为全球主要石油出口国,尼日利亚政府约三分之二的财政收入以及90%的外汇储备均来自石油出口。原油价格长期低迷令这个非洲最大经济体遭受沉重打击,而由于受到国内叛乱分子袭击能源基础设施的影响,尼日利亚石油产出已经下降至2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今年一季度,该国GDP出现近20年来首次萎缩,外汇储备也在急剧减少。最新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已经大幅下降至267亿美元,使得该国央行不得不进行资本管制和外汇限制交易。
 
尼日利亚国内市场严重的外汇短缺导致黑市盛行,据悉,在放弃固定汇率制前,在当地黑市上,1美元已经狂飙至可兑换370奈拉,这进一步扰乱国家经济秩序、通胀高企。
 
在最新全球经济预测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将2016年尼日利亚经济预测调降至2.3%,远低于今年1月预测的4.1%,并称,由尼日利亚央行执行、布哈里支持的外汇管制对企业造成了伤害。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12日,尼日利亚曾与中国达成了60亿美元贷款和货币互换协议。
 
穆罕默杜·布哈里在访问中国期间表示,正在寻求新的方式来提振本国因石油收入下降而受到压力的经济,而中国目前是尼日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
 
外交部非洲司司长林松添也表示,此举意味着人民币可在尼日利亚各银行间自由流通,而且人民币也纳入尼日利亚外汇储备中。中国央行评价称,这些协议不仅是为了稳定国际金融市场 ,也便于开展双边贸易和投资。
 
6月7日,商务部官方网站转载了来自驻尼日利亚使馆经商处一篇名为“如何使与中国的货币交换协议可行”的文章中提到,尼日利亚与中国达成了奈拉和人民币进行交换的协议,目的是为了缓解两国间贸易对美元的依赖,降低美元需求量。
 
文章提及,这不是尼日利亚第一次考虑将人民币列入其外汇管理方案中。第一次将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是在5年前,当时尼日利亚央行行长表示这一举措是为了降低美元货币风险,实现外汇多元化,当时美国经济因为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而陷入脆弱阶段。
 
尽管如此,仍有不少业内人士担忧,即便有了与中国的贷款与货币互换协议,仍不足以缓解尼日利亚因油价暴跌而导致、因政策选择而进一步加剧的经济放缓。
 
产油国持续承压
 
今年6月,除尼日利亚外,IMF还在最新全球经济预测中下调了包括巴西、俄罗斯和安哥拉在内的大宗商品出口国的经济增长预期。
 
IMF认为,受金属、能源等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影响,这些国家政府已经被迫削减开支。货币疲软也迫使这些国家央行提高利率以遏止通胀。与此同时,更高的借贷成本对投资造成打压,令很多企业债台高筑。
 
而从短期来看,低迷油价仍难出现明显转机。易信金融总部中国区副首席交易官朱文灏近日分析称,尽管加拿大、委内瑞拉、利比亚、尼日利亚等地发生的一系列石油供应中断事件推动油价创下多年新高,但据高盛预测,油价复苏已是强弩之末,在触及50美元/桶关口后,油价此后将停滞不前。
 
此外,油价继续承受来自英国脱欧公投的压力,而美联储利率决议表现出对经济增长的担忧,也为原油带来重压,美国EIA原油库存小幅下滑也未能提振油价。
 
在尼日利亚货币出现崩盘前,产油国因不堪重压“放弃”汇率管制的典型代表为哈萨克斯坦。
 
去年8月20日开始,哈萨克斯坦取消汇率波动区间限制,该国货币坚戈对美元瞬间由197.28贬值到最低256.98,贬值幅度达30%,这一单日跌幅令大部分实行货币宽松政策的国家望尘莫及。此前,该国央行一直使用外汇储备将汇率控制在一定交易区间内。
 
与此次尼日利亚提前向市场透露行动方向不同的是,哈萨克斯坦当时的举动,完全出乎市场预料。此前不久,该国央行刚刚宣布再次扩大本币坚戈对美元的汇率浮动区间,新的汇率浮动区间为1美元兑170-198坚戈。当时,根据该国央行新闻局发布的消息,2017年之前,哈萨克斯坦央行不会考虑实行自由浮动汇率,然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该国央行不得不提前祭出“自由浮动汇率”的大招。
 
在7月份宣布扩大汇率波动区间时,哈萨克斯坦央行行长克里姆别托夫曾表示,上半年所执行的相对灵活和稳健的汇率形成机制已取得了一定成效,下半年该央行将继续执行这一政策。
 
同时,克里姆别托夫认为,采取更加灵活和稳健的汇率形成机制有利于降低本币贬值预期对经济发展所带来的风险,减少坚戈在本国外汇市场上所面临的巨大压力以及避免出现2009年和2014年曾出现过的本币大幅贬值的情况。
 
哈萨克斯坦作为中亚最大的原油出口国,出口收入单一,石油产量提高乏力近年来让该国经济饱受困扰。取消汇率波动区间限制后,坚戈对美元进入持续贬值通道,今年1月17日,曾贬值到1美元可兑381.1坚戈。
 
非洲最大产油国倒下!尼日利亚货币“崩盘”暴跌40%
 
(近2年美元对哈萨克斯坦坚戈汇率走势)
 
IMF主席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此前曾建议,像尼日利亚、哈萨克斯坦这些过度依赖原油生产的国家,在制定货币政策的时候需要更多的灵活性,这样在油价持续低迷的时候可以用外汇储备来支持贫困人口。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