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能源 >

中国正在全世界积极推广自己的核技术

中国正在全世界积极推广自己的核技术。虽然拉美经济增速放缓,但中国仍对该地区寄予厚望。根据去年11月宣布的协议,中核集团将在阿根廷建造两座核电站,这笔交易价值150亿美元。第一座核电站将耗资约60亿美元,拟采用加拿大坎杜(Candu)核技术。第二座核电站将采用中国自主研发的“华龙一号”反应堆——与拟建的布拉德维尔核电站一样。
 
分析人士认为南非也有潜在需求,该国计划新建9.6千兆瓦的核电装机容量。
 
在深圳,中广核的高管们洋溢着自信——这家规模3900亿元人民币(合600亿美元)的集团近年迅速发展壮大,从一家广东的省级核电运营商、中核集团的弱势对手,成长为抱有国际增长雄心的集团。
 
“我们的目标是成为清洁能源领域的全球领导者,”中广核副总经理郑东山说,“我们愿意向别的企业学习,不仅学习好的经验,还要学习它们犯的错误。”
 
中广核不能在台山核电站的建设中出现任何错误。台山核电站是采用第三代核技术——欧洲压水式反应堆(EPR)——的三个未完工的核电项目之一。由法国阿海珐(Areva)设计的此类反应堆,被鼓吹为核电领域的一场革命。但它们在法国的弗拉芒维尔(Flamanville)和芬兰的奥尔基洛托(Olkiluoto)项目中开局不顺。
 
台山核电站的建设也遭遇了延期,尽管不像欧洲的项目那样严重。其结果是,中广核正在谨慎推进。台山核电站原定于2013年末的完工日期已被推迟过一次,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福岛核事故后安全规则的影响。如今,台山核电站很可能会在2017年并网发电——尽管中广核并未给出具体时间。郑东山说:“我们必须进行大量测试,而且因为它现在是同类型中的首座,我们需要做的测试比原计划更多。那些测试本来早该在芬兰或法国完成,但现在必须由我们来做。”
 
建设阶段遇到的问题突显了EPR项目的复杂性。鉴于其巨大的成本和占用空间,有人质疑是否真的需要这些更大型的反应堆。不过,郭瑞珽对此表示乐观。站在一扇80吨重的大门——未来将用于封住反应堆大厅——下方,他列举了EPR的种种好处。
 
“它是最安全的,”他说,“它可以承受美国三哩岛(Three Mile Island)那样的核事故。它可以防止发生切尔诺贝利(Chernobyl)、福岛那样的核事故,还可以抵御像9/11事件那样的飞机撞击。”
 
他辩称,尽管前期建造成本巨大,但台山核电站的规模意味着它将拥有两倍于许多较小反应堆的发电能力,使运营更有利可图。
 
英国的批评人士对此持不同意见。他们说,欣克利角核电站项目之所以有利可图,主要原因是英国政府向法国电力和中广核支付了高额补贴,保证该电站每兆瓦时电价为92.50英镑,是当前英国批发市场电价的两倍多,这些成本将由英国的家家户户承担。据估计,只有海上风力发电比这一价格更贵。
 
投资银行杰富瑞(Jefferies)公用事业分析师彼得•阿瑟顿(Peter Atherton)将这种高额补贴归咎于为了实现碳排放削减目标而做出的仓促努力。
 
他说:“我们应该鼓励中国企业参与我们的核项目吗?当然。他们有很多技术专长。然而,我们最大的错误在于没有从一开始就形成竞争的局面。”
 
退休物理学家何祚庥上世纪60年代曾参与中国核武器研发,他质疑核电能否真正做到永久安全——即使拥有防止发生福岛那样的核灾难的防护措施。他引用了一项数据:美国、俄罗斯、日本在发生核事故时各自都拥有超过50座反应堆。换句话说,一个国家拥有的反应堆越多,出事故的几率也就越大。
 
“这里的主要问题在于管理。历史上的3起重大核灾难都是管理问题。当然,也有一些技术问题,但提升技术是容易的。然而,管理问题是不那么容易改进的。”
 
英国的担忧
 
人们还担心,英国向中国的靠拢——以及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对中国投资的欢迎——将打开国家安全风险之门。英国的转变已经引起美国的恐慌,后者指责中国国有企业获益于同军方有关的商业间谍活动。
 
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亚洲专家帕特里克•克罗宁(Patrick Cronin)表示,英国应该注意平衡其经济需求与国家安全需要,特别是对于核电站等关键基础设施。“比方说,10年后与中国爆发一起重大冲突。这实际上将给予中国拒绝英方参与的否决权,例如未来10年在台湾问题上,”克罗宁说。
 
“只需明白英国境内反应堆的最脆弱部分就是一种脆弱性。一家中国国企或许会向憎恨英国的人透露这些信息,尤其是在危机期间。”
 
英国政府内部还有人担心,中国将能够在其提供的硬件中嵌入数字漏洞,使得北京可以利用核电站的脆弱性。中核集团在建造民用核反应堆之前曾是中国的核武器研发单位,这一背景加剧了这方面的担忧。
 
 
两家中资核电集团都驳斥了这些说法。“为什么英国媒体总关注这一问题?因为核电很敏感……首先,他们对中国人不够了解;其次,他们不知道中国人是如何建设、如何运行核电站的,”郑东山说。
 
他们还表示,中方的参与可以降低英国的核能成本。郑东山认为,在同一处工地建造多达6座反应堆可以使用共同的仓库、车间及水电供应,从而形成“舰队效应”。
 
中核集团的谢嘉杰表示,这样的规模经济有望将英国政府保证的批发电价降至每兆瓦时约70英镑。目前看来,英国拟建的任何反应堆项目都不大可能实现这一价格。当中广核在英国为华龙一号的设计启动漫长的监管审批时——可能是在2016年夏天——将会考虑建造两座反应堆。
 
 
这一将需要几年时间的过程将考验中国的决心以及中国能否坚持到底——如果英国方面要求做出推高成本的改变的话。北京已经下决心要获得成功,一位西方官员说:“布拉德韦尔项目太重要了,不能失败。它将成为一个样板。尽管你无法排除国家安全风险,但中方承接项目是为了获利。”
 
反应堆技术:欣克利角核电站项目设计上可能利用的创新
 
台山核电站将成为首座安装并运行欧洲压水式反应堆的核电站——但它本不该成为第一座EPR核电站。由法国阿海珐设计的这种核电站可以承受一架波音747客机的直接撞击,这种程度的防护等级在2001年9月11日纽约和华盛顿遭到恐怖袭击后开始具有吸引力。
 
法国电力2005年在芬兰的奥尔基洛托、随后在法国的弗拉芒维尔建造一座采用EPR设计的核电站。但两个项目均延期多年未能建成,这意味着台山核电站很可能成为首座并网发电的EPR核电站。
 
最近一次挫折来自法国监管机构在弗拉芒维尔的反应堆堆芯发现了有缺陷的钢件。该电站最初预计耗资30亿欧元并于2012年开始运营,但如今将耗资105亿欧元、2018年开始运营。
 
台山核电站的建设本来预计会容易些,因为欧洲先开工建设的两座EPR核电站会解决一些小问题。但如今,这个中国项目成了先驱。广东台山核电站的一些创新可能被应用于欣克利角C核电站;在另一些技术问题上,欣克利角的工程师们已在思考如何在台山项目的基础上作出改进。
 
然而,EPR设计的巨大成本意味着它不大可能被广泛采用。中国已批准在台山核电站建造4座EPR反应堆,但没有更多在本土建造的计划。
 
9/11恐怖袭击已过去14年,对核反应堆脆弱性的担忧已从飞机撞击转移至网络安全。这意味着EPR设计的坚固外壳和内置备份机制终究是脆弱的。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