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能源 >

武钢邓崎林被查缘起举报 8座海外矿山仅1座投产

今年6月12日,中央巡视组对外公布针对武钢集团的巡视结果时,列出的武钢集团多项违规行为中,包括“部分干部‘带病提拔’、以‘钢’谋私,大肆敛财”等内容。

  从被中组部“意外”免职后,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武钢集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邓崎林再度被中纪委通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这是继武钢股份副总经理孙文东涉嫌受贿被刑拘后,集团层面高管再被调查。在邓崎林正式被公布调查之前,其已在公众视野消失了一段时间。今年5月28日,武钢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武钢股份(600005.SH)召开2014年年度股东大会,但身兼武钢股份董事长的邓崎林并未出席。

点击进入云峰预言     云峰    国际民主联合会

  “在中央巡视组入驻期间,曾收到过很多举报。”8月31日,多位武钢集团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其中就有关于邓崎林的举报内容,邓崎林任职期间,网上曾流传多次关于邓崎林亲属涉嫌利益输送等违规违法行为的举报。

  今年6月12日,中央巡视组对外公布针对武钢集团的巡视结果时,列出的武钢集团多项违规行为中,包括“部分干部‘带病提拔’、以‘钢’谋私,大肆敛财”等内容。

  事实上,从2004年上任至今,邓崎林掌舵武钢集团11年,其先后力推中西南发展战略、海外矿产资源扩张、防城港项目推进及非钢产业拓展等战略,让武钢集团从最初年产能不到900万吨,晋升为国内排名前五的钢铁企业。不过,这些力推的项目在给武钢集团带来规模扩张效应的同时,也带来一些争议。

  缘起举报

  1951年出生的邓崎林,今年64岁。公开履历显示,1975年从武汉钢铁学院冶金专业毕业后,邓崎林进入武钢集团任职,在1986年离任武钢集团当时的第2炼钢厂厂长后,其被调入武钢集团,后逐步进入集团核心管理层,打拼至2004年12月,后从前总经理刘本仁手中接棒,担纲武钢集团新任总经理、党委副书记,随后随着集团管理体制改革,职务更新为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2015年2月28日,根据中央统一部署,中央第十三巡视组进驻武钢集团开展专项巡视工作,为期两个月,在此期间,武钢内部的贪腐问题被陆续举报。“有实名的,也有不具名的,甚至还有很多历史遗留的问题。”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些问题涉及武钢集团多个层面的,包括邓崎林的诸多问题。

  3月份,武钢集团对外公布9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典型问题,其中大都围绕旗下子公司或孙公司的违法违规行为。4月13日晚间,武钢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武钢股份公告,副总经理孙文东涉嫌受贿被刑拘,再度将武钢集团的腐败问题公开曝光。

  上述违规行为被公布后,邓崎林还亲自参加组织集团的党风廉政建设警示教育大会,邓崎林还在当时的大会上发言并称,“各级党员干部必须认清形势,从这些案件中深刻吸取教训,高度警醒、举一反三、引以为戒,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敬畏法纪、遵规守矩,自觉践行‘三严三实’要求,切实规范从业行为。”

  但作为邓崎林多年的副手,孙文东被查后,邓崎林逐渐在公开场合减少露面,甚至未出席他要主持的2014年年度股东大会,当时会上,代替主持会议的高管称邓崎林因被国资委叫去开会所以未能出席。但随后不久,邓崎林就被公告免去武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到龄退出领导班子。

  事实上,关于邓崎林的举报,早在中央巡视组进驻之前就已在网络上流出。2012年,网上就曾有帖爆料,邓崎林亲属成立公司,涉嫌高价卖矿给武钢集团。针对这一爆料内容,曾有股东在股东大会现场上咨询邓崎林为何让这种爆料帖长期存在,一位参与过当日股东大会的人士透露,当时的股东代表称,“如果属实,应该查处,如果不属实,应该通过相关手段采取措施清除,”但邓崎林当时并未直接回应。

  8座海外矿山仅1座投产

  在武钢集团规模扩张的过程中,市场表现最为抢眼的则是邓崎林一手主推的海外矿山资源扩张规划。

  2008年,完成了重组鄂钢、昆钢和柳钢后,武钢集团的钢铁主业产能已从以往的不到900万吨拓展到3000万吨。而当时全国铁矿石均依赖进口,地处内陆的武钢集团的铁矿石运输成本比其他企业更高,每吨能高出200元左右,邓崎林迫切需要解决这一问题。

  而此时,国内企业陆续开始在澳大利亚、巴西等寻找购买铁矿石资源,或计划进入海外铁矿投资,邓崎林也准备进入这一领域,其当时对外的解释是:武钢集团的铁矿石进口依赖程度达到了85%以上,如果算上并购后的三家企业(鄂钢、昆钢、柳钢)可能还要加大,如果一味依赖进口,企业发展太受限制。

  但当时海外并购矿产资源对很多钢企来说都还相对比较陌生,“一来是当时的铁矿石价格还相对较高,成本投入大”,一位钢铁行业分析师指出,另外,海外的市场环境与本国环境区别很大,其中的政治和文化风险也让很多企业都踌躇不前。

  在武钢集团内部,也曾对这个项目的展开了讨论,“最终还是听从了领导的指挥”。上述武钢集团内部人士指出。

  在这种规划下,武钢集团先后通过股权购买和项目合作等方式,在巴西、加拿大、非洲等全球先后布局了8个矿山,锁定的海外权益资源量达到数百亿吨。按照邓崎林的规划,这些项目投产后,预计武钢集团的铁矿石将在2015年达到自给自足。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铁矿石的品位相对并不算高,在武钢集团曾公布出来的各矿山详细情况的报告中,相关矿山的矿石品位大都在20%-30%之间,邓崎林还曾计划将这些资源注入上市公司,完成武钢集团矿产资源的整体上市,但最终因为股价倒挂未能实施。

  目前,武钢集团通过辗转的方式收购的利比亚矿山一期项目已在2014年投产,二期项目正在继续建设中位于澳大利亚的威拉拉铁矿石也在正常运行;但其他矿山则仍处在探矿期,也还遭遇了当地的政治风险的干扰,比如其在巴西投资的MMX矿,就被公告停止开发,在加拿大投资的Bloomlske铁矿也已停产。

  不过,海外铁矿投资不如预期的并非只有武钢集团一家,上述分析师也指出,包括攀钢钒钛、中信泰富等企业的铁矿投资目前也都还未收回投资成本。

  争议非钢产业

  围绕在邓崎林身上的另一个焦点,则是非钢产业的拓展。

  武钢集团计划斥资390亿元拓展“养猪”业务的事件曾被澄清属于媒体误解,但围绕在武钢集团身上的在非钢产业的拓展,曾经被视为武钢集团抗击整体钢铁行业低迷的一大举措。

  2012年前后,武钢集团开始在主业之外的业务拓展,其先后试水天然气、物流、甚至食品饮料等多个领域业务,“只要能做的业务我们都去做,”武钢集团内部人士曾透露,领导的思路是只要能盈利,可以鼓励去开拓或拓展。

  这种“不务正业”曾引发诸多人对武钢集团的质疑,但邓崎林在多个场合对外解释中称,其主要目的是为了盘活存量资产,并非放弃主业。根据武钢集团对外公布的数据,2014年,集团非钢产业超过主业,在集团利润中占据半壁江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缓解了集团钢铁主业不断下滑的尴尬。”

  但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客观情况则是,武钢集团的钢铁主业的竞争力却不断下滑。以武钢股份此前的拳头产品硅钢为例,在刘本仁主政期间,武钢集团的硅钢市场占有率达到80%左右,其他钢企基本没有涉足这一业务,但到现在,这一数据已降为40%左右。

  而在武钢集团内部,核心人才也有流失迹象。“比如研发硅钢产品的专家,还被同行挖走。”武钢集团另一人士透露,邓崎林当权下的武钢集团,内部管理相对严格,薪资水平等对人才的吸引力也不够大,部分核心人才先后流失,钢铁主业上的创新相对较少。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