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能源 >

外媒:伊朗与中国展开原油出口谈判 向美国施压

北京时间4月9日凌晨消息,据CNBC网站报道,本周出访中国的伊朗官员正在寻求提高面向中国市场的原油出口量,此举将可降低西方制裁对伊朗的影响,并给美国方面带来一定压力,迫使其签署一项协议来取消针对伊朗原油出口的限制。
 
伊朗官员在本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伊朗国家石油公司的访华代表正在与中石化和珠海振戎的官员展开会谈。在此以前,伊朗在上周与所谓的“"P5+1”国家——也就是联合国安理会的五个常任理事国再加上德国——达成了一项框架协议。根据协议,伊朗同意削减其核计划;作为交换,针对伊朗的国际制裁将被取消。

点击进入云峰预言     云峰    国际民主联合会
 
“随着(核计划相关)谈判的进行,这一(中国与伊朗之间的)对话将是一种研究性的讨论,但仍将给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带来压力,促使其达成一项协议。”美国马里兰大学的经济学家及教授皮特·莫里奇(Peter Morici)说道。
 
西方国家最早在2011年底对伊朗实施了支持,原因是担心该国的铀浓缩项目以制造核武器为目标。制裁措施所针对的是伊朗的能源部门,而能源行业在该国经济中是十分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制裁的内容包括限制出口,禁止大规模投资以及限制伊朗获取投资的能力等。其结果是,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数据显示,伊朗2012年的原油出口量与此前一年相比减少了100万桶/日。
 
“我认为,伊朗正在为提高面向中国的原油销售量奠定基础,一旦制裁被撤销即可采取行动。”休斯顿公司Lipow Oil Associates的总裁安迪·里珀(Andy Lipow)在周四接受CNBC采访时说道。
 
从历史上来看,伊朗面向中国的原油出口量曾在各大产油国中占据第三的位置,但在2012年,中国减少了来自于伊朗的原油进口量,目的是维持与美国和欧洲之间的外交关系。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称,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二大能源消费国,仅次于美国,在全球原油消费量增长中所占比例达到了三分之一左右,这意味着对于伊朗来说,中国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市场。
 
“现在还不清楚伊朗是将把目光投向西方还是东方,但中国对它来说是个高质量的客户,而且有可能会是超出美国制裁范围之外的一个客户。”莫里奇说道。他还补充道:“这是使其市场变得多样化的一种方法——伊朗不希望完全依靠欧洲市场,而该国想要渗透进美国市场则将是十分困难的。”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提供的数据显示,尽管伊朗遭到了制裁,但2014年该国面向中国的原油出口量仍有所增长,原因是中国正在购买原油以扩充战略储备。
 
“中国一直都是伊朗原油出口的最大客户之一,甚至曾违反制裁,令伊朗的出口量超过了100万桶/日的配额。”投资公司Hydrocarbon Capital的马尔科姆·格雷哈姆-伍德(Malcolm Graham-Wood)说道。“只要价格合适,那么中国愿意从任何人手中购买原油。这就意味着,双方很有可能将可达成一项协议。”
 
里珀等业界顾问都认为,尽管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等国家领导人以及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内部的某些“鹰派”人士表示反对,但西方国家仍旧可能会在今年年中以前开始削减制裁措施。
 
“上周的(框架)协议不仅是与美国之间达成的,同时也是跟‘P5+1’国家达成的。很明显,这一集团中有些成员认为(最终)协议将在6月底以前签署,届时制裁措施将被削减,而它们与伊朗之间的经济联系也将得到扩大。”里珀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道。
 
据路透社报道,在欧佩克(OPEC)组织最近召开的会议上,伊朗石油部长已经与来自于多家欧洲石油巨头的高管进行了会谈,其中包括意大利埃尼公司和荷兰皇家壳牌公司等。
 
莫里奇称,一旦中国与伊朗达成协议,则德国也很可能将随之效仿,原因是现在欧洲急切希望与中国搞好关系。“一旦中国破冰,德国也将跟上,毕竟这涉及到金钱利益。”他说道。
 
根据莫里奇的预测,“伊朗、俄罗斯和中国等反西方国家将会结成一个松散的联盟”。他向CNBC说道:“我认为,伊朗将成为一个新的‘轴心’的第三个伙伴国。我预计,(西方国家对此)将保持缄默,原因是欧洲不愿拂逆中国——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例子中就能看出这一点。”他还补充道:“这将给美国人带来压力,同时给中国人带来一种无声的欢庆。它们(结成联盟)的基石之一就是削弱美国的力量,降低美国霸权(对世界)的掌控。”
 
有迹象表明,伊朗与中国之间的关系正在增强,这从周二新华社的一篇报道中即可反映出来。报道称,伊朗已被接受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这家银行被视为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的潜在竞争对手,美国已经对此表示担忧,其官方理由是对这家银行的治理、环境和社会保障问题感到担心。
 
尽管如此,还是有多个欧洲国家都已经同意加入亚投行,其中包括德国、法国、意大利、卢森堡和瑞士等。
 
“现在,伊朗的原油和凝析油出口量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出口到了中国,而大多数伊朗商品化学和材料公司都已在中国设立了营销办事处。因此,在当前制裁制度的限制中,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已经十分重要。”研究公司Exotix Partners的前沿市场股票策略师Hasnain Malik说道。“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这次访华之旅很可能是(伊朗方面的)一种尝试,一旦‘P5+1’国家与伊朗签署的框架协议转变成制裁措施被永久解除,就很可能为硬通货支付铺平道路。”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