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能源 >

何建斌家族登顶民营石油首富 9成业务依赖中石油

3月下旬,仁智油服董事长钱忠良涉嫌贿赂被带走,让公众目光再次聚焦于背靠中石化和中石油的民营石油企业。
 
背靠大树,好乘凉。不过,企业的经营风险也同样不容忽视。过去一年,受国际油价暴跌影响,中石油、中石化净利双双下降。面对日渐高企的生产成本和不断下跌的油价,“两油”纷纷开始从生产环节降低成本,由此之下,一众民营石油企业直接受到影响。
 
如东方新星和派特罗尔,则欲图登陆资本市场,获得资本助力,以丰富业务来源,不过这个过程对他们而言并不那么轻松。

点击进入云峰预言     云峰    国际民主联合会
 
时代周报记者 汪喆 发自北京
 
自去年5月披露招股说明书近一年后,北京派特罗尔油田服务股份公司(下称“派特罗尔”)的IPO进程仍未有突破。
 
派特罗尔一词,来自“石油人”英文的中文音译,主营业务为从事油气钻井工程服务和钻井专项技术服务。派特罗尔董事长、实际控制人何建斌等多名董事,都是名副其实的“石油人”出身。何曾供职山东胜利油田和航空航天部一院十三所;副董事长、副总经理程志刚和董事崔志强,也都曾在华北油田供职。在业务结构上,派特罗尔对中石油的依赖性极强,报告期内来自中石油的主营业务收入保持在90%左右。
 
在今年年初,某媒体发布了《民营石油系富豪榜单》,何建斌家族以161.6亿的资产登顶民营石油系首富,总资产列举第二名,是潜能恒信周锦明家族总资产的三倍还多。
 
“高度依赖“两油”的企业,正在经历一个较为漫长的脱离两油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必定有一批‘派特罗尔们’面临被市场淘汰的命运。”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上述相关问题,时代周报记者曾多次致电派特罗尔,对方直接拒绝了采访要求。
 
业务依赖症
 
2014年5月,派特罗尔披露招股书,拟发行不超过40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16000万股,保荐机构中信建投。彼时,正值中石油反腐高潮,派特罗尔的招股说明书甫一公布即格外引人关注。
 
派特罗尔的前身,为北京思泰普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6年,由何建斌、童跃民、阎志宏等十位自然人出资组建,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万元。1999年10月,该公司更名为北京派特罗尔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招股说明书显示,来自中石油和中石化的业务几乎支撑起了整个公司。报告期内,派特罗尔来自中石油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9亿元、6.83亿元和12.52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4.14%、88.21%和93.85%;来自中石化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7362.39万元,8130.68万元和7270.83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5.86%、11.79%和5.45%。
 
派特罗尔也在招股书中提示“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集中于中石油、中石化两大油公司,存在客户集中度相对较高的风险”。
 
对于高度依赖于“两油”,派特罗尔解释说,主要是由我国陆地油气资源开发格局所决定的,我国的陆地油气资源主要由中石油和中石化负责勘探开发。
 
此外,由于陆地油气资源高度集中在“两油”旗下,派特罗尔预计在将来的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仍将难以改变依靠“两油”的业务模式。“若有公司减少非关联的钻井工程服务企业的业务量,将制约公司业务的开展,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派特罗尔在招股书中明确表示。
 
“这是事实,其实像他们这种企业除了中石油、中石化,也没有其他企业给你依靠,油气资源都在他们手里。”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解释说,“当前这一情况由国情决定的。不过从长远来看,要摆脱对“两油”的周期性影响,派特罗尔也必须进行创新,开拓海外市场,以增强竞争力。”林伯强认为,如果油服企业不能够提升竞争力,未来在摆脱两油的过程中将面临被市场淘汰的命运。
 
对客户集中风险,派特罗尔还进一步解释道,公司拥有钻井工程服务市场的资质,依托其自身的管理和精良装备及技术优势已获得中石油、中石化两大油公司的市场准入。
 
近年来,按照国际油公司的运作方式,“两油”将业务重点逐渐转移到拥有和开采油气资源,将油气生产与技术服务逐步分离,钻井工程服务单位归为“两油”管理,成为“两油”的关联单位。在实际运作过程中,“两油”在招标时拥有较大自主权,下属钻井工程服务单位亦成为独立主体参与市场竞争。
 
在派特罗尔看来,主要客户对工程招标议标的制度使得其可充分依靠技术及服务优势与两油公司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
 
儿子接班在即
 
派特罗尔此次冲击上市,募投项目为钻井主辅设备购置及配套流动资金、钻井工程节能服务项目,募集资金13.9955亿元。随着招股书的披露,何建斌开始成为关注的焦点。
 
据招股说明书显示,何建斌目前是派特罗尔的控股股东,持有公开发行前34.74%股份。实际控制人为何建斌、何嘉悦及陈文英。陈文英为何建斌之妻,持有派特罗尔13.73%的股份;何嘉悦则是何氏夫妇之子,直接持有派特罗尔19.79%的股份,并通过巴州创胜间接持有派特罗尔2.76%的股份,同时担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秘书职务。
 
综合算来,何建斌夫妇及子三人共控制公司71.02%的股份,为发行人的共同控制人。三人占绝对大股东地位,可以通过行使表决权、管理权等方式影响本公司的生产经营和重大决策,存在大股东控制的风险。
 
何建斌素来低调,甚少面对媒体,关于他的公开资料亦不多见。从仅有的履历资料来看,何建斌在山东胜利油田时曾任井下作业处井队指导员,而在航空航天部一院工作时曾担任十三所的团委书记。
 
回顾何建斌的创业经历,有一个细节颇值得玩味。早在派特罗尔前身北京思泰普科成立时,何建斌用以出资的实物资产仅为一台注塑机,评估价为56.30万元。而当时其总出资额也才100万元。正是这台注塑机,奠定了何建斌在公司中的主导权,也由此开始了何建斌日后的百亿财富积累。
 
在派特罗尔成立近二十年后,生于1953年的何建斌已过花甲之龄。副董事长程志刚也已经年过半百。何建斌之妻陈文英,虽持有派特罗尔股份,但并未在公司任职。董事会9名成员中,何嘉悦是唯一的一名80后,不仅担任董事和董秘一职,更直接经营派特罗尔在新疆巴州的股权投资中心。而目前,派特罗尔超过90%的主营业务都集中在新疆塔里木盆地。何建斌将儿子派驻新疆,其接班布局的意图不言而喻。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