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能源 >

广东电网员工高工资遭阶梯电价听证会代表炮轰

“我想问一下广东电网,今年涨价弥补了成本亏损,如果下一年成本继续上升,是不是还要涨?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从内部节约成本?”

昨日下午,在广东省居民用电试行阶梯电价听证会上,一名广州的消费者代表当场向广东电网提出上述质疑,对面的广东电网代表面露难堪。

听证会共有29名听证会代表出席,现场“硝烟滚滚”,不少代表炮轰电网公司“一边享受垄断带来的高利润高福利,一边以电价太低为名要求涨价”。

此外,第一档用电定得太低,是否符合“80%居民不受影响”的原则,定价机制全省一刀切是否合理,合表用户收费该如何定,这些问题都是听证会上讨论的重点。

“按照大多听证会参加人的意见,首档电量很有可能在原基础上提高,实行方案二的可能性较大。”消费者代表、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对《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表示。

供电公司遭炮轰

听证会上,一个数字惹怒了代表。

《广东省居民生活用电定价成本监审报告》显示,广东电网员工月平均工资为7418元。而根据广东省统计局的统计数据,今年一季度广东城镇单位在岗职工的月平均工资为3980元。

“你们一边享受着垄断带来的高利润高福利,拿着比全省高两倍的工资,一边说电价太低增加发电企业的负担,这是不公平的。”代表梁伟文说。

另一名代表则表示,电网公司作为国家的垄断企业,应更多地承担社会责任,定期向社会公布“自己在节约成本上做了什么事情”。

他认为,电网公司每年都应像上市公司一样公布三大报表,让消费者看明白,这样涨价也涨得有道理。

对监审报告提出质疑的不止一人。

广东省政协委员、汕头市侨联主席杨鮀生认为,审核报告中的有关资料由电网公司提供,这些数据是否属实值得怀疑,“是不是先要由权威机构来审核电网公司的报表?”

华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伍劲松也认为,调查队出具的成本监审报告很不科学和专业。既没有列明自己是否具备成本监控的资质,也没有参与监审人员的签名。

也有人对供电公司的高薪表示理解。华南理工大学电力学院教授张尧认为,从1998年到2001年,广东电网供电量增加了三倍多,但是员工数只增加了2%,近些年来员工人数基本没有变化,他表示“为高素质的人才支付高工资”是可以理解的。

在听证会上,大部分代表对实行阶梯电价这一大方向表示认可。

实际上,为了缓解居民对于阶梯电价的意见,广东方案明确指出,实行阶梯电价后增加的收入,并不是用于增加电网公司的利润,而是全部用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弥补2011年12月上网电价调整等成本增支因素,包括全省燃煤电厂、小水电企业提高上网电价,燃煤机组脱硝成本增加相应提高上网电价,云南、贵州省送广东电量的电价提高,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等;二是用于降低电价较高的汕头、潮州等五市的居民电价水平;三是用于对城乡“低保户”和农村“五保户”家庭设置免费用电基数的补贴。

方案或向上海靠齐

阶梯电价在我国已讨论筹备近3年。5月初,大部分省市陆续公布听证方案,北京、上海、陕西等省市已举行了听证会。

根据国家发改委相关规定,居民阶梯电价划分为三档,电价实行分档递增。第一档电量按照覆盖本区域内80%居民用户的月均用电量确定,电价不调整。此规定被视为居民阶梯电价调整的最高原则,即80%居民的生活不因电价调整受到影响。

但昨日多位听证代表表示,广东省两个方案都将使大多数居民受到影响。

广东试行居民阶梯电价的方案有两个,方案一将第一档电量水平定为每户每月0~210度,这部分电量的电价不作调整;第二档电量水平为每户每月211~430度,这部分电量每度加价0.05元;第三档电量水平为每户每月431度以上的用电量,这部分电量每度加价0.30元。

方案二分为夏季标准和非夏季标准,夏季标准(5月~10月)第一档电量水平为每户每月0~240度的用电量,这部分电量的电价不作调整;第二档为每户每月241~600度的用电量,这部分每度加价0.05元;第三档为每户每月601度以上的用电量,这部分每度加价0.30元。非夏季标准(11月~次年4月)第一档电量为每户每月0~170度的用电量。

未实行“一户一表”的合表居民用户和执行居民电价的非居民用户(如学校等),暂不执行居民阶梯电价,电价水平按居民电价平均提价水平调整。方案一、方案二居民电价平均提价水平分别为4.43分和4.71分。

广东省政协委员刘涛认为,推行阶梯电价节约资源的目标和出发点是好的,但合表用户和公摊电费也要涨价与“80%居民不涨价”的目标相矛盾。

刘涛还表示,消费者需要知道每档电量划分如何决定,首档电量是否真能覆盖80%的用户。

根据听证会消费者代表陈伟雄对广州市内各区的20个样本调查发现,一个普通家庭夏天用电最低要268.79度,冬天最低177.39度,而若加上暖气则要417.39度。

广东省消委会代表陈北元提到,阶梯电价首档电量主要影响珠三角居民。“个人更认同上海的年度方案,广东的基准用电量应该提高。”陈北元表示,如果基础电量定得高,就可以涵盖大部分用户,季节差异、珠三角和非珠地区差异都可以解决。

在上海的听证方案中,推出了按月、按季、按年三种方案,用以规避用电季节性差异。其中年度方案“每年用电3120度内不涨价”受到大多数听证代表的赞同。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