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房产 >

一夜之间拆迁暴富 是什么样的感受

哥每天都在做着这样的梦:
 
老家的房子被拆迁了,然后一下子赔给我们家几亿元软妹币,几套大house。然后哥立马把工作辞了,天天游山玩水……不要鄙视哥哈。
 
人总得有点理想,不然跟咸鱼有啥区别,再说了,万一理想实现了呢。你别说,还真有人实现了拆迁暴发的远大理想的。
 
深圳罗湖区水贝村,就被曝出村民因拆迁每户拿到2亿元的消息。
 
紧接着网上就有人晒水贝村村民身份证并配有文字:我们每户可以分到2亿拆迁补偿金,而全村还有83个女孩子没有男朋友,38个男孩没有女朋友。
 
 
据说为了庆祝拆迁暴发,村里举行了千人大盆宴,总共摆了酒席530桌,亲朋好友共叙情谊。
 
现场的情景是这样的:在响彻云霄的音乐声中,密密麻麻一片盆菜宴席,地面铺满红地毯,村民们举杯碰撞……
 
 
不过,这被证实是一则谣言。
 
当地发布消息说,所谓的大盆宴只是当地举行的传统民俗宴会,并非庆祝拆迁暴发。而拆迁的补偿也不是采用现金模式,而是实物补偿。
 
水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兴祥向媒体介绍,水贝村原有村集体和村民物业178栋,拆赔比是1:1,其中一层赔商铺,二层以上赔住宅,水贝村村民均选择了回迁,没有现金补偿。
 
 
即使没有现金补偿,水贝村村民赔到的房子,按照周边房子的价格折算,能值多少钱呢?
 
张兴祥称,村里有180多户人家,其中最大的一户获得的赔偿面积是2000多平方米。目前罗湖在售的楼盘均价为6、7万/平方米,所以如果仅以面积最大的这户人家计算,其住宅类物业的市场价值就至少1个多亿。所以,谣言中所称的2亿元需要打个对折,1亿多。
 
这尼玛也是一笔巨款啊。
 
 
那么问题来了,拆迁的狂欢中,谁春风得意马蹄疾,谁又秋风秋雨愁煞人呢?哥就来分析分析这事,先来看一张图:
 
 
啧啧,高房价就是这么被拆迁暴发给推高的,而且形成了一个恶性的循环。
 
每一个拆迁富翁的背后都有无数的房奴在为其买单,这只是社会财富的一种转移和分配,并没有创造新的财富。在这场拆迁斗争中,拆迁户、政府、开发商都胜利了,只有城市未来的购房者和租房者是失败者。
 
然而,那些拆迁暴发户尽管拿到了巨额款项和好几套房子,表面上他们是胜利了,然而他们今后的生活又会怎样呢?
 
老姚住在地铁房山线南关站和良乡大学城西站之间的一个小区里。这个小区没有名字,是房山线沿线很多拆迁户的回迁居住地。老姚在地铁线北侧原本有两间平房,几年前被拆迁了,老姚除了领到一笔拆迁款之外,还获得了购买两套回迁房的指标。
 
“那时候房子刚拆,大家还在租房子住,但都比着买车,买好车。”
 
老姚说,现在他们小区里宝马之类的好车并不少见,他还算清醒的,只是给儿子和儿媳买了一辆本田雅阁。暴富带来的另外一个影响,就是大家都不太愿意去上班了。
 
老姚的儿子上过职高,学的是弱电,原本在丰台的一家宾馆上班,儿媳则在良乡的一家超市做收银员。现在,小两口都懒得去上班了,觉得那是小钱,懒得去挣。
 
没有了收入,花钱却更大方了。现在儿媳做头发都要开车去城里,每次都要花一千多块。
 
老姚的老伴劝她就在小区周围的美发店里做,但“人家就觉得这里的店太土”。
 
但老姚已经很知足了,“起码他们没有去惹是生非。”他听说,一些年轻人在有钱之后染上了不少恶习,比如赌博,“听说有的连自己刚买的车都输掉了。”
 
还是人民日报评论文章里的那句话说得好:失去了奋斗,房产再多也将无家可归。
 
不过,哥还是希望开发商赶紧把我的老房子拆了陪我几套房,让我无家可归吧。
 
 
想来跟哥一样志向高远的也大有人在,不过你们在面临被拆迁的时候是不是会有许多疑问呢:
 
到底是直接拿一笔现金好,还是陪几套房子好,还是现金和房子组合着来?
 
被拆迁的房子,面积该如何测算,评估价如何界定?
 
如果遇到开发商侵犯自己权益了,该如何维权?
 
……
 
 
想知道如果你家拆迁你能拿到多少钱吗?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