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社会 >

湖南回应养殖户服毒身亡:没有强拆

针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10月20日报道的《湖南老翁服毒身亡家人怀疑因猪舍禁养补偿降低,镇里称没克扣》,湖南长沙浏阳市普迹镇政府官方微信@山水普迹 10月21日下午发布了《关于普泰村村民高许松服毒事件的情况说明》称,还未与该养殖户(注:高许松)签订协议,该户目前也没有拆除测量面积中的任何猪栏舍,更谈不上强迫和强拆。
 
澎湃新闻10月20日报道,浏阳市普迹镇普泰村66岁村民高许松10月14日中午在家中喝下“百草枯”农药,经抢救无效于10月18日死亡。其家属表示,高许松的死可能与镇政府对其猪舍禁养补偿标准降低、丈量方式变化有关。
 
普迹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政府在浏阳河流域综合治理中是严格依照程序、文明平和推进的,补偿标准降低可能是有村民存在误解,高许松喝农药自杀一事应该与补偿矛盾联系不大。
 

 
高家贷款扩建后的猪舍。
 
10月21日下午,普迹镇发布该事件情况说明称,推进浏阳河500米范围内退出养殖工作,普迹镇政府是根据长沙市政府和浏阳市政府颁发的有关文件制定的补偿标准,补偿标准养殖相关证件是否具备且有效、拆除时间是否在协议约定期内等标准实行从每平方米100元至每平方米220元的阶梯价格。对于无证类型拆除猪栏补偿是每平方米100元,无证类型猪栏猪舍全部拆除补偿是每平方米160元。
 
说明材料显示,2016年8月17日,镇畜牧站干部张兴如、周玉林等4名测量人员上户(注:高许松家)调查摸底测量,户主高金波(注:高许松儿子)和爱人均在场,未与该户发生任何争执冲突,也未与服毒者(注:高许松)见过面。8月17日至10月14日,工作组和镇村干部再未与该户进行过养殖退出事宜的接触,也未与该养殖户签订协议,该户目前也没有拆除测量面积中的任何猪栏舍,更谈不上强迫和强拆。
 
情况说明材料还提到,镇村两级对高许松服毒自杀、不幸身亡深感惋惜和同情。在抢救期间安排了普泰村村支部书记等专门看望高许松老人和家属,并对相关家属和村民提出的要求一一回应。镇村两级将调查该户实际困难情况,确属困难将按程序申报,由镇民政给予临时救助,并在年终时纳入访贫问苦范围。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