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法制 >

河北最牛女村官敛财:埋人收3千早婚收1万

孟玲芬有很多称号——“最牛村主任”、“洪兴十三妹”、“母老虎”等。
 
不过,在村民孟凡英眼中,这些都不足以精准勾勒这个称霸一村的女人形象——“村霸”、“女魔头”,才是最为匹配的画像。
 
孟玲芬,49岁,河北省定州市大辛庄镇泉邱二村原村主任。2016年8月17日,这个曾经权倾一村的“村霸”寻衅滋事、故意毁坏财物、滥伐林木、敲诈勒索、职务侵占、非法占用农用地、诈骗等七宗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在诸多村民看来,从2012年4月到2015年8月,把持村主任位子三年四个月之久的孟玲芬,“说的话没人敢不听、要的钱没人敢不给、决定的事没人敢不从。”
 
这些年,是某些村民的噩梦。
 
一场械斗让村主任“落马”
 
孟玲芬“出事”源于一场自己挑起的械斗。
 
根据孟玲芬的一审判决书及村民孟凡英的事后回忆,2015年8月24日晚23时许,孟玲芬命令弟弟孟祥增带领至少60多名青年壮汉手持铁锹冲向孟凡英家。不到几分钟便轻易攻破大门,孟凡英三兄弟持棍而出,双方在院内短兵相接。
 
由于孟玲芬一方人多势众,情急之下孟凡英的儿子将家中农时用来打理树苗的油锯点火并冲出门外狂扫,巨大的电锯轰鸣声很快吓退了对方。但没过多久,孟玲芬一方又折返回来,疯狂地往院内扔石头,“像下冰雹一样”孟凡英说。
 
械斗落幕,双方均付出不小代价。孟玲芬共支付好处费、医药费31000元。而孟凡英家门窗及迈腾轿车被砸,经鉴定损失13134元。院子里的砖头清理后整整装了一辆农用三轮。
 
孟凡英价值24万元的迈腾汽车,天窗被砸的粉碎,车身多处凹痕。孟凡英供图
 
这场械斗其实早有“预警”。
 
2015年7月23日,孟玲芬召集承包户们来村里开会讨论河套地承包续期问题,会上决定缴费时间从24号开始到28号结束,25号之前交每亩300元,25号以后交每亩涨到700元。
 
然而,孟玲芬并没有履行会议决定。
 
孟凡英回忆,24日孟玲芬晚上开始在广播里说,要雇黑社会和铲车推平承包户的地并掐断用电,理由是不交承包费。25日一早,孟玲芬便指挥铲车直接开到地头推平了他家的承包地。
 
“我们并没有说不交承包费,还远没有到截止时间。”孟凡英对“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说。
 
同样遭殃的还有同村的承包户刘金刚。孟玲芬的一审判决书显示,孟玲芬指使丈夫石永波掐断了他家的生活用电后,双方发生了争执。之后孟玲芬、石永波纠集社会人员持棍棒击打刘金刚腹部,致其左侧第11、12肋骨骨折。
 
无奈之下孟凡英选择求助媒体。孟玲芬的一审判决书显示,2015年8月24日上午,某媒体就孟凡英承包地内苗木被损毁一事来到村中采访。孟玲芬得到消息后带领一群社会人员前去阻挠,并殴打孟凡英,抢夺了记者的手机和摄像机。
 
大辛庄镇派出所出警后将记者转移至镇政府。孟玲芬又随即赶到,声称要喝药自杀,并再次殴打记者,儿子石江涛更是把镇党委会议室办公桌生生砸下一个坑。
 
当天下午,孟玲芬通过广播扬言要砸了孟凡英的家。
 
当晚恶战准时来临。“幸好在这之前我爸就把我妈我老婆和孙子孙女安排到了别处过夜,这才免于一难。”孟凡英的儿子说。
 
2015年8月31日,孟玲芬夫妇及其三个儿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抓获,同年国庆节当天被正式逮捕。
 
三个儿子成“标配”打手
 
今年49岁的孟玲芬身高不到160公分,体重140多斤,行事利落。她先后做过村治保主任、村委副主任、主任。2012年孟玲芬被镇政府任命为村委会主任,有村民们认为,这是其掌权得势的标志,也是该村“噩梦”的开始。
 
泉邱二村位于定州市以东约三十五公里处,虽然离市区很远,但却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富村,苗圃种植业发达,“全村60%以上的人家都开上了私家车”。
 
孟玲芬兄弟姐妹五人,她排行老三。小学五年级辍学后就没有离开泉邱村。直到21岁嫁给了同村的石永波。婚后陆续生下了三个儿子,石海涛、石江涛、石澎涛。据村民讲,今年27岁的大儿子石海涛和23岁的小儿子石澎涛都还没有结婚,只有25岁的二儿子结了婚并有了小孩。
 
孟玲芬的发小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她从小就喜欢跟人打架,怎么弄她都有理,今天跟这个吵明天跟那个吵,吵完之后第二天还跟你说话。
 
“她是那种看谁不顺眼就揍谁,直到把你打服为止的人。所有人都得承认她最厉害,但她却没有领导能力。”儿时玩伴如此评价。
 
孟玲芬很重视“舆论”。村里有七八个喇叭,只要她一发声,其他全部静默。据村民们讲,为了随时骂街和发号施令,孟玲芬干脆把大队的喇叭装到了自己家里。
 
“她这个人想骂谁就骂谁,从不打草稿。一天到晚别的事不干,就想着怎么整人,怎么坑钱。”多位村民做出了一致描述。
 
有村民回忆,曾经有一村民找其盖章并送牛奶一箱。孟玲芬嫌礼薄,越看越生气。最后干脆抄起手边的喇叭大骂“你给老子送的什么杂牌过期奶,让老子喝了拉肚子,下回不送好的过来揍你孙子!”
 
“我是泉邱村主任孟玲芬,首长来了也得听我的,让他怎么着他就得怎么着,这村就数我。谁要是敢不听,往死里打。”除了骂人,村民们说,孟玲芬还会在广播里说些树立权威的话。
 
据村民讲,村子里布满孟玲芬的眼线,但却不知道是谁。村民之间关于她的言论总能传到她耳朵里。许多村民不敢说话,有时只要一张嘴,孟玲芬就认为是在说她坏话,恶语相向后就是一顿毒打。三个儿子和侄子王奇充当了其标配打手及网络监督员。
 
2014年2月11日下午,因女儿在网上发表了对孟玲芬的不利言论,村民石会群夫妇遭孟玲芬一伙殴打,家中门窗和吉利轿车被砸坏。孟玲芬的一审判决书显示,在法院质证、认证的证言中,石永波(孟玲芬丈夫)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孟玲芬上前抓着苏跃红(石会群妻子)的头发扇其耳光、打其脑袋,我从地上捡起棍子打苏跃红的臀部、大腿,石江涛(孟玲芬儿子)他们在门口打石会群。”
 
探访孟家大院
 
鲜为人知的是,怕被报复孟玲芬曾经做了许多防备,从其房子的设计便可见一斑。
 
大院共圈占了6亩多地,打开大门需经过数十米长的通道绕过一个屏障才能到达所住院内。院内整齐紧密地码着四套平房,孟玲芬夫妇和三个儿子侄子侄女住一起。
 
孟玲芬的宅子,大门紧闭,门头上写着“宏基腾伟业”五个大字,从大门进去是数十米的通道。图/“北京时间” 赵智伟
 
据知情人透露,2012年孟玲芬当上主任后,便把村支书架空,并将村委会改造出前后左右四个门,据说是为了显示其关系“四通八达”。也有人说是为了“逃跑方便”。
 
不过,这些还不能让她安心。
 
孟玲芬干脆在自家对面的房子上安装上一个全角度高清摄行头,以便监控自家门前过往人员的一举一动。
 
孟玲芬用来监控自家门前来往人员的摄像头,如今只剩下支架。 图/“北京时间” 赵智伟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日前探访发现,昔日的孟家大院如今已经不再像往日那般热闹了,留下的只有儿媳、孙子孙女三人以及19间空荡的屋子。
 
从邻居家的房顶向孟玲芬家看去,幽深的大院向外,有一条数十米长的通道延伸至大门,花岗岩石包边的门头上赫然写着“宏基腾伟业”五个大字。
 
虽然大门紧锁,但看上去依旧锃亮,显示出有人打理的样子。尤其是门柄上的两只狮子并未因主人身陷囹圄而变得黯淡无光,仿佛在等待着“王者归来”。邻居说“她儿媳妇经常擦”。而大门右侧的院墙边不知何时堆放起一些沾满灰尘的破旧杂木,要知道这在孟玲芬在任时是决不被允许的。
 
各种罚款未入集体账户
 
主任三年多,孟玲芬敛下一笔不小的财富。有村民估算其敛财金额达五百多万,但这一说法并未得到证实。
 
不过,孟玲芬一审判决书显示,仅职务侵占一项涉案金额就高达22.4万余元。其中,高头村村民王卫刚承包泉邱二村砖窑西北角的三亩窑坑地,支付孟玲芬13.8万元(含砸门赔偿8000元),据为己有。泉邱三村村民孟振学租泉邱二村唐河北50亩承包地,支付孟玲芬预租款7万元,据为己有。利用职务之便,将从镇财政所支取的拨付给泉邱二村使用的乡村公路补助款1.64052万,据为己有。
 
据孟玲芬一审判决书显示及孟凡英本人证实,2009年,泉邱二村西南村集体所有的旧砖窑被拆除复耕,村委会决定把该地块招标承包。孟凡英以每亩335元的价格中标后,孟玲芬带人强占了复耕的砖窑地。大队曾多次前去收地,但收一次孟玲芬就闹一次,并携众人棍棒对抗,只得作罢。
 
孟玲芬强占该块土地后,在该地雇佣人用铲车、翻斗车取土,强制出售给本村及附近村民,否则不让盖房。村民孟祥林称:“开始偷着卖,当了主任后就公开卖。”而长期的大量取土,该块耕地被挖掘成深度五至八米的两个深坑,耕作层全部消失,致使耕地种植条件严重毁坏。
 
除了卖土,村里红白喜事她也要乘机捞一笔。据多位村民反映,村里但凡有人去世,她不拿钱不让埋人;娶媳妇不给钱她不让结婚。埋人3000元,早婚罚款10000元,明码标价,但没有任何正当手续及收据。村民吴某家办喜事交钱不及时,孟玲芬就在大队喇叭上扬言要给人送花圈,后被多位大队干部拦下。据村干部证实,这些钱并未进入集体账目。
 
孟玲芬还喜欢假借“上级”之名骗钱。
 
孟玲芬一审判决书显示,2015年春天,孟玲芬以本镇泉邱三村村民孟庆军拉树苗的货车撞坏本村村南通信电线杆为由,指使丈夫强行扣留货车,向其索要现金7000元,孟玲芬给付联通公司500元维修费用,剩余6500元据为己有。
 
而据联通公司东亭营业部主任杨立山的证言证明,泉邱二村的通信光缆及电线杆归联通公司所有,由联通公司负责维护,和泉邱二村及孟玲芬家没有任何关系。
 
2015年7月份,村里搞土地确权测量,孟玲芬谎称办理宅基证需交纳宅基确权费,骗取村民孟英利10000元、孟庆忠15000元,被骗的还有同村的孟祥普、孟计生、孟立彬等。
 
就连前后院的邻居一起长大的王刚(化名)也没能幸免。他在先后分两次交了18000元之后,又因所建房屋占地面积太大为由补交3000元,结果补交不及时还被孟玲芬差人推掉了后院的平台,最后只得自行修复。
 
除了这些,村民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2013年5月份孟玲芬还自己操盘开起了“江涛配货站”。据孟玲芬一审判决书认定的证人王建平的证言显示,“孟玲芬加开了配货站之后,整天用大喇叭吆喝,如果不从她家配货就得交罚款,最少二三百元,要是不叫她就扣人家车、打人家。”
 
证人赵套杰的证言中提到,“孟玲芬在喇叭里说村里收树苗的从哪里配货就在哪里装车,占了公路,大队要罚款,到江涛配货站配货,在哪装车都不罚款,不到这配货,别找我盖章也别找我办事,自己掂量着点。”
 
石江涛供述称“货站没有账目,经营两年多,除了开支至少得剩五十万左右,收入都给了孟玲芬。”
 
公安局副局长下村调查
 
2016年8月17日,定州市法院一审以寻衅滋事罪等七项罪名判处被告人孟玲芬有期徒刑二十年。孟玲芬不服判决,当庭表示上诉。
 
丈夫石永波则被以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敲诈勒索罪等三项罪名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而其三个儿子石江涛、石海涛、石澎涛因犯寻衅滋事罪分别获有期徒刑六年、二年六个月、一年八个月。其中大儿子石海涛和二儿子石江涛属于累犯。
 
孟玲芬被抓后,时任定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安明亮曾带领专案组来到泉邱二村进行调查走访。村民孟凡勇称当时接待了安明亮一行,并回忆说:“2015年9月3日下午两点多他们来的,穿着便衣,当时我见他腰里还带着枪,但未表露身份,要我们反映一下孟玲芬的问题,我说没人敢说话的,你们还是走吧。”
 
据孟凡勇和其他村民讲,当天下午安明亮又到了村里,这回是一个人,详细说明了来意,表明自己是市局公安局副局长安明亮。随后,孟凡勇将其带回家中并出主意:“明天我帮你敲锣打鼓把人聚起来再说,就说有锣鼓表演。”
 
次日,“得知是公安局长下来调查,村民们这才都说了话。”孟凡勇说:“当时看到光调查笔录都有很厚一摞,绝大多数村民都讲了。”
 
事后,几位村民代表张罗着要给公安局送锦旗,锦旗都印好了,人却迟迟组织不起来。“没有人敢去,她儿子判得太轻了,有一个年底就要出来了,没有人敢出头,怕出来遭报复。”一位张罗活动的村民说。
 
担任村主任因“政府怕她”?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日前调查发现,孟玲芬的主任一职合法性一度引发争议。
 
定州市大辛庄镇人民政府向法院出具的任职证明显示,孟玲芬于2012年4月24日至2015年1月29日任大辛庄镇泉邱二村村务领导小组组长,行使村委会主任职权,2015年1月29日任大辛庄镇泉邱二村村委会主任,同年8月27日经党委会研究决定停止其村委会主任工作。
 
多位村民向“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反映,自己并没有参加选举,也没有听说开过全体村民大会,只知道孟玲芬是镇里任命的。
 
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员会选举法》第十一条规定,村民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由村民直接选举产生。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指定、委派或者撤换村民委员会成员。
 
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代表指出,选是选了,不过都是孟玲芬自己叫过去的人,每人填几张选票了事,然后上报乡里,大多数村民并不知情。
 
时任村支书孟喜林也佐证了这一说法,“这个事情我知道,当时她一手遮天,我就是摆设,不可避免的事。”这位原先的村委一把手因为孟玲芬一事而被上级认为工作不力,已于去年被免去村支书一职。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镇政府怕她,正因为怕她才让她当村主任,镇政府认为她这么横,当了村主任,这个村就没有难办的事了”。
 
对此说法,镇政府未予回应 。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