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周边 >

李显龙:让贪赃枉法者得不偿失

贪污调查局日前庆祝成立60周年,李显龙总理在庆典上以主宾的身份致辞时说:“任何犯法的人都会被逮捕和惩罚。不管涉案人员的级别多高,或将造成多大的耻辱,我们都不会允许任何的掩饰。”这基本上概括了本地清廉文化的要义,因为无论制度如何设计,总有经不起诱惑者会钻漏洞满足私欲。正是彻查严惩的效率,一方面发挥强大的阻吓作用,同时也通过证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道理,确保了最终的公平正义。

  要达到事后纠正的效果,就不能自欺欺人。李总理明确表示,政府宁可尴尬难堪,也要长期维持廉洁的体制,同时不假装没出现任何差错,以致“腐烂蔓延”。他认为贪污的代价不只是行贿时涉及的金额,而是糟糕的决定和把制度搞坏后对社会的拖累。这种拖累的代价远远要大于授受的贿金。的确,在一些社会,官员“拿钱办事”已经成为公共生活的常规,民众习以为常。这种对贪污的容忍,最终将腐蚀体制,败坏风气。

  新加坡的经验表明,干净的公共生活并非天方夜谭。本地公务员队伍大体廉洁,除了贪污调查局铁面无私、执法得当,也有赖于国人有正确的价值观。官员不敢“拿钱才办事”,是因为他们知道民众不会容忍,且一旦举报,当局必定介入调查,直到事件水落石出,贪赃枉法者受到应有的惩罚。这种对贪污的“零容忍”,需要长期的培养,因而也弥足珍贵,需要全体国人继续维护。

  所谓“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建国以来的历史,说明政治领导人以身作则,坚守高度诚信,是新加坡树立廉洁政治的重要条件。诚如建国总理李光耀为贪污调查局成立60周年特刊所写的序文指出,领导者的清廉必须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必须秉持和其他部长以及下属同样高标准的诚信。在以身作则之外,领导人确保体制清廉的另一个重要特质,就是反贪肃贪的坚定政治意志;配合民意对廉洁的要求,才能成为贪污调查局的尚方宝剑。

  保障贪污调查局执法成效的另一个重要考量,是为了平衡公共体制运行的效率。就如李总理所说,为了维护体制的诚信度,有必要层层把关,如收紧采购程序、重审批准采购的单位或官员,以及检讨应否设定花费金额等,但是,政府也必须在设定更多保障和为制度赘加过多检查条文之间求取平衡,因为“没有一个制度能完全杜绝一个存心使诈的人”。一旦出现舞弊,贪污调查局把犯罪者绳之以法的效力,就是确保公正结果的重要一关。

  事后的究责固然是确保公平正义的必要手段,事前的防范准备,或许才是正本清源之道。灌输公务员正确的价值观,是新加坡保持廉洁文化的根本。Meritocracy是新加坡的立国原则之一,一般翻译为任人唯贤,比较接近真实的翻译应该是任人唯才。尤其是精英公务员的选拔,都是侧重其教育水准和办事能力;再加上高薪厚禄,本来应当能降低他们贪污犯法的可能性。可是,近期一连串高级公务员涉嫌贪污或失信的案件表明,有必要反省现有的假设。

  在权钱交易之外,性贿赂也是古今中外常见的犯罪形式。俗话有说“权力是最好的春药”,高薪并无法防止高官陷入女色的诱惑陷阱。因此,对于公务员的招聘和培训,强调正确价值观应当与高薪厚禄一样同等重视。俗话也说“身在公门好修行”,官员必须明白,手中的权力应该是拿来造福人群的;确立了基本价值观,才是维持体制清廉的根本大法。

  与做学问一样,保持政治清廉也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贪污印象指数显示,过去五年里,新加坡一直是全球最廉洁的五个国家之一。在香港政治与经济风险咨询机构(PERC)的调查中,新加坡自1995年就被列为亚洲最廉洁的经济体。这样的成绩得来不易,也需要如履薄冰地继续保持下去。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