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闻讯 >

奥巴马罗姆尼对攻 美大选成两个人的战争

距离11月6日美国大选投票日还有不到6个月时间,民主党与共和党已拉开全面“对攻”。现任总统奥巴马与几乎肯定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罗姆尼分别展开活动,争夺议题设置权,双方竞选阵营毫不吝惜地向对方“开火”。透过竞选的火热场面,我们可以看到当前美国社会的大势及其背后的社会思潮之变。

  两位候选人风格迥异

  美国大选中的第一道风景自然是两位候选人:贝拉克•奥巴马与米特•罗姆尼。两人在经历、风格和主张上呈现出巨大的反差,当然在某些方面,两人也不乏相似之处。

  生于1947年的罗姆尼比奥巴马大16岁,他的父亲乔治•罗姆尼是个成功商人与政治家。奥巴马则成长于单亲家庭,政治背景几乎无从谈起。两人同为哈佛大学的法学博士,只是罗姆尼多了一个哈佛大学经济管理硕士学位。

  罗姆尼上大学期间,美国社会正值嬉皮士运动高峰时期。与那些嬉皮士不同,罗姆尼一直保持干净的形象与传统的生活方式,反对反战运动,不参与民权运动。大学毕业后,他进入管理咨询企业工作,在贝恩策略顾问公司干出了名堂,并与比尔•贝恩共同建立私募基金贝恩投资公司。成为亿万富翁之后,他弃商从政。与罗姆尼不同,奥巴马在上哈佛之前就开始参与社区政治活动,大学毕业后他在芝加哥大学教书12年,随后进入政界,从州参议员做起,直到入主白宫。

  不同的人生轨迹决定了奥巴马与罗姆尼在执政风格上的不同。不少评论认为,罗姆尼在马萨诸塞州担任州长期间处理政务的方式与管理企业类似。他不爱与立法机构通过协商推动其议程,而喜欢通过精心组织的媒体活动直接争取民众支持,强行推动自己的议程。也有评论认为,罗姆尼参加竞选时将“选民与选情”比作“顾客与经济形势”,试图通过调整立场,给“顾客”提供他们喜欢的“产品”。对企业而言,这种方式最自然不过,但在政治中却显得缺乏立场。

  曾经当过参议员的奥巴马则喜欢与国会谈判解决问题,寻求折中方案。在可能的时候,奥巴马还喜欢让国会中的民主党人冲在前面,例如医疗保险改革。只是近两年来,由于华盛顿政治分裂,共和党拒绝妥协,奥巴马才不得不通过罗姆尼那样强力方式,发动民众对抗共和党。

  两人的不同经历也体现在他们的政治主张上:做过商人的罗姆尼重商、强调经济效率,主张减税、放松经济监管;而作为自由派的奥巴马则主张让更多人享受社会福利,与此同时通过政府投入拉动经济,确保美国繁荣。

透视社会融合

  与美国以往的总统及总统候选人相比,奥巴马与罗姆尼的另一个显眼之处在于他们的身份特点:奥巴马是第一个黑人总统,罗姆尼则是摩门教徒。他们成为美国社会融合的一个缩影。

  罗姆尼家族源于英国。到米特•罗姆尼,这一家族信仰摩门教已有5代。摩门教在美国被一些人视为邪教,但罗姆尼家族明显没有受到这一偏见的重大影响,他父亲乔治•罗姆尼先后担任美国汽车公司总裁与密歇根州州长,并于1968年参选总统。竞选失败后,他曾担任尼克松政府的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

  罗姆尼在竞选活动中很少谈及影响他一生的信仰问题。预选期间,罗姆尼在保守的福音派基督教徒当中支持率并不高,但多项民调显示,这部分选民对他最大的顾虑在于他并非真正的保守派,而是摩门教信仰。究竟罗姆尼的信仰会不会成为一个问题,仍然有待观察。  

  与罗姆尼有些类似,奥巴马也面临一定的宗教问题。有民调显示,大约16%的选民错误地认为奥巴马的信仰是伊斯兰教。除此之外,奥巴马更因要求教会机构在医保中向女雇员提供避孕措施与天主教方面闹得不愉快。因此,在宗教方面,两人都没有什么优势。

  如果说罗姆尼代表了宗教的融合,奥巴马则代表了种族融合。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美国少数民族人口增长迅速。其中,作为第一大少数民族的拉美裔拥有大约5000万人,占据美国人口大约六分之一。过去10年间,美国新增人口一半以上为拉美裔。在一向只有几个百分点差距的美国大选中,这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力量。非洲裔则继续稳居第二大少数民族位置,人口约为3770万。亚裔人口增幅也很大,在过去10年间达到43%,增幅超过非洲裔。

  在这三个少数民族群体当中,奥巴马比罗姆尼占优势。在非洲裔中自不必说,最近两项民调显示,奥巴马在拉美裔当中的支持率领先罗姆尼50个百分点,在亚裔当中的支持率也达到73%。其中的原因除了少数民族对民主党历来亲近以外,更多的是两党在移民政策上的态度。奥巴马支持移民改革,更倾向于民族融合。而罗姆尼则承诺将严厉打击非法移民,这让少数民族对他颇有顾忌,非法移民最多的拉美裔更是不满。

社会思潮极化

  与以往选举不同,共和党人在这次选举中频频宣称这是当代最重要的一次选举,似乎奥巴马的连任意味着美国将分崩离析。尽管这一说法是否夸张有待商榷,但可以肯定的是,历史上两党政治主张很少像当前这样在几乎所有议题上都差别巨大。

  在5月8日举行的印第安纳州共和党预选中,在国会代表该州担任了30年参议员的理查德•卢格失利,败给了由“茶党”和全国性保守派组织支持的印第安纳州司库理查德•默多克。各保守派组织之所以投入数百万美元帮助默多克,原因很简单:卢格太喜欢妥协,经常与民主党合作。卢格是当前参议院任职时间最长的共和党参议员,他这样“倒下”无疑为其他共和党议员们敲响了警钟:只要民主党和奥巴马支持的东西,就一定不能支持。

  当前美国政治的极化情况相当严重。布鲁金斯学会美国政治专家托马斯•曼恩说,在奥巴马的头两年任期当中,他提出的几乎所有议程都遭到共和党一致、狂热的反对。随着民主党在2010年中期选举中丢掉国会的压倒性优势,在奥巴马后两年任期当中,国会近乎全面瘫痪,这在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前美国社会思潮严重极化。曼恩认为,其中的推动力量既有高法1973年关于堕胎问题决定后保守派的联合,也有1978年加利福尼亚关于限制房屋财产税公投代表的反税收运动,还有1989年国会涨薪导致的保守派电台兴盛以及福克斯新闻台和保守派博客的兴起,但可见的最大的推动力是前国会众议长纽特•金里奇与反增税承诺发起人格罗弗•诺奎斯特。金里奇第一个发动反对现任议员的运动,诺奎斯特的反增税承诺则得到了几乎所有共和党议员签署。面对本就存在的社会思潮极化,共和党没有试图去弥合,反而推波助澜。

  曼恩说,在两党制的政治体系中,当其中一个党离主流如此之远的时候,想让这个政治体系具有建设性地解决国家的问题就变得几乎不可能。

  奥巴马与罗姆尼显然是当前这两极的代表,罗姆尼比奥巴马更远离中间地带。不过要赢得选举,最终还是要靠中间的独立派选民。不管共和党的右倾如何严重,可以肯定的是,在大选之前,罗姆尼会逐渐向中间靠拢,寻求保守派与中间派的平衡。


[field:need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