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华裔 >

中国性工作者在阿富汗

点击进入云峰预言     云峰    国际民主联合会

中国公民在阿富汗遇害事件发生后,一些国内媒体援引境外媒体的报道,质疑两名遇害中国女性公民的职业。新华国际记者陈杉从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获悉,两名女性受害者均是在阿个体经营户。中国性工作者在海外遇害,以及华人女子被误认为性工作者的事情,时有发生,在阿富汗,“海外华人卖淫团体”,给当地人留下了十分负面的印象,甚至威胁到当地华人妇女的安全。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女子沦落异乡,这些女子在异乡又是过着怎样的生活?

西班牙警方10日发表声明,西班牙与法国警方在一次联合行动中捣毁一个非法向欧洲输送中国移民的犯罪团伙,逮捕包括组织者和偷渡客在内的75名嫌疑人。这一犯罪团伙向每名偷渡客收取4万至5万欧元(5.3万至6.6万美元),承诺帮助他们偷渡至英国或美国,却强迫部分人从事卖淫活动。[详细]
中国“小姐”惊扰阿富汗 华人妇女安全受威胁
华人卖淫组织在阿富汗:伪装成餐厅 为外国人提供性服务
阿富汗战争后,一些来自独联体和中国的卖淫女来到这个百废待兴的国家,她们主要为在阿工作的外国人和一些阿富汗的富人阶层提供性服务,服务费平均一次在50美元左右。2005年在阿中国“小姐”人数达到顶峰时近300人,而当时在喀布尔的中国人也就1000人左右。[详细]
在阿富汗能赚大钱?嫖资需上缴 拒接客便暴打

因在阿富汗卖淫被逮捕的张某向检察院供述称,因为阿富汗政局不稳定,酒吧门口24小时都有保安持枪保卫,不允许她们离开酒吧一步。另外,每天最多的时候要接客7个,所得收入还要被酒吧分走一半。嫖客直接将嫖资缴给酒吧,酒吧有时候还拿假钱支付给她们。
最令她难受的是,“不管我们身体是否舒服,也不管有没有来月经,酒吧都强迫我们接客。”她曾因拒绝接客,被暴打一顿,在床上躺了两天才恢复过来。[详细]
性工作者入侵,在阿中国妇女安全受威胁
阿富汗战后第一批赴阿投资办企业的一位温州来的女士说:“我们刚来的时候,阿富汗对中国人,尤其对中国妇女是非常尊重的。阿富汗人对中国一直印象很好,对于我们帮助他们重建国家十分感激。但是自从这些中餐馆把什么中国‘小姐’弄到阿富汗来之后,阿富汗人开始对我们态度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们用石头砸我们旅馆的玻璃,有的人甚至向我身上扔东西。”[详细]
什么原因让中国女性成为异乡风尘女
东南亚是境外卖淫首选地 中国性工作者巴黎街头游行

2009年,共有5753名中国女子涉嫌卖淫被马来西亚警方扣查。众所周知,新马泰是中国人旅游的首选地,不仅因为这几个国家风景优美,还因为距离中国较近。这几个国家的国民收入都比中国要高得多,在那里卖淫,要价可以更高些,所以,东南亚国家便是中国性工作者出国卖淫的首选地,“小龙女”、“中国妹”则成了中国卖淫女子的代名词。[详细]
在巴黎的中国人习惯把从大陆来的性工作者称作 “站街大妈”,这是因为她们大多已过中年,下岗失业后偷渡到法国以卖淫为生,90%来自东北。今年3月,在法国巴黎的中国性工作者第一次上街游行,反对制裁性工作者与嫖客的法案,共有300人注册参加了此次游行。[详细]
一些国家对卖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认定合法
由于一些国家全透明或半透明的政策和规定,吸引了更多的性工作者涌向国外。新西兰按摩院的规模之大在全球是相当闻名的,按摩院属于合法经营,按摩女郎是正常职业,包括提供性服务。自1999年,大量的中国学生涌入这个人口只有400万人的岛国,而按摩院里,中国女留学生越来越多的现象便不令人诧异。
借钱出国淘金却无一技之长,“接客”来钱快
千里迢迢奔赴海外淘金的华人,如果没有生存技能,就很容易步入歧途,甚至成为人贩子剥削的对象。巴黎一机构对93名中国“站街女”进行调查发现:很多人交付了7000至15000欧元的费用,来巴黎找工作。这些中国女子在国内花费了巨资才得以来到法国,到了之后,她们才发现,如果靠打黑工的话她们永远也不可能还清她们的债务,不得已她们只好做出这样的选择。一位来自浙江的李女士,从2000年起,她在英国伦敦一家中餐厅里打了3年工。她说“钱挣得实在太慢”,而后加入了性工作者的行列。[详细]
有人自愿选择:供养国内下岗的老公 、上学的孩子
在对巴黎的华人性工作者的采访中,对她们为何会在巴黎从事这样的工作这一问题,她们中有的人表示,国内的物价实在涨得太快了,要维持生活太艰难了;有的则埋怨说,国内的学费太贵了,总得想办法供孩子上学吧。这些中国女人们,靠在法国卖淫的钱去供养国内读书的孩子和下岗的老公,她们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国内的子女们还以为自己的母亲在国外挣钱很容易。[详细]
有人则是被拐骗:跨国“鸡头”先高薪诱惑,后暴力威胁
在境外的华人性工作者,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被跨国“鸡头”组织所谓的高薪工作所骗,出国后,被迫从事色情工作。2006年国际移民组织曾救助过96名被阿富汗驱逐的中国妇女。这些妇女对该组织说,她们被中国一家旅行社所骗,这家旅行社承诺让她们以300美元的月薪在餐馆工作。她们说,到达阿富汗这家中餐馆后老板不给她们发工资,并强迫她们在晚上提供性服务。
去年,小曾同样被“安哥拉中餐厅服务员,月工资一千美金”所诱惑,待小曾抵达当地后,不但被要求交出护照,逼她们“接客”,还威胁称,如果不做就找黑社会报复她们的家人。其中一名姐妹最多一天被迫与嫖客发生关系达10次,总共被迫发生关系50多次。[详细]
华人性工作者生存状态:常与死亡挂钩
各地频现华人女子因卖淫被劫财害命

在海外的性工作者,都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人身安全很容易受到威胁,2008年,在澳大利亚,两名在当地从事性工作的中国女性,惨遭割喉;2011年4月,意大利那波里一名华人妇女遇害,两名当地青年被逮捕后称,找到这名女子住处是为了嫖妓,又起了抢劫的念头,最终犯下凶案;去年8月巴黎11区国王泉大街一间公寓发现一华人女子尸体,从现场情况看,她死于谋杀。据邻居透露,该女子所在公寓是房东专门租给卖淫女使用的……
“顾客”多是社会底层人群 超8成曾被嫖客施暴
去年,世界医生组织的一份针对86名在法国巴黎的中国妓女的报告显示,86%的人曾遭受嫖客的暴力对待,主要原因是她们拒绝不安全性行为。[详细]
为拉到客人,她们收费一般只有5到20欧元。她们的“顾客”以社会底层人群为主,其中不乏变态者利用她们不懂外语、更不敢报警的心理为所欲为。由于收费低,她们不仅受到客人的侮辱,还遭到法国当地和来自其他国家的妓女厌恶,指责她们“破坏了市场行情”。[详细]


[field:needmoney/]